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吧文学网 >> 开个门 >> 完结章

确认药剂效果后, 受到花古垒嘱托的廖寅大巫就开始代表舒展和第一大巫商讨天柱菌药剂的定价和数量等。

舒展并没有离开,他就坐在旁边旁听。好几次第一大巫都想跟舒展直接谈, 但廖寅大巫都能笑眯眯地把话茬硬扯过去, 表示舒展和花铁儿虽然是现在的圣虫部落族长,但他作为上一代的大巫, 怎么也得为小辈撑撑腰,不能让小辈吃亏。

第一大巫也很是无奈,这些从各个势力被召请来的大巫们, 表面上看他们和各个势力已经不怎么联系,但到关键时候,一个个都不忘胳膊朝里拐。

廖寅大巫在取得舒展和花铁儿的许可后, 和第一大巫也是总大巫塔敲定了一个契约。

契约内容总体涉及到三个方面:一, 舒展负责提供药剂配方,包括天柱菌的提炼方法, 总大巫塔以后可以自由制作天柱菌药剂, 为此需要一次性付给舒展五亿能量币的买断价。二,舒展前期一个月内负责提供总大巫塔共计一百支天柱菌药剂, 总大巫塔需要按照每支药剂十万能量币的价格支付。三, 总大巫塔需要全力保护舒展的人身安全, 伤害舒展者如同伤害第一大巫。

其实廖寅大巫提出的条件要比这三条苛刻得多, 只药剂牌配方的买断价格就高达二十亿,而单支药剂的价格更是百万一支。更要求总大巫塔给舒展三枚免死金牌, 除反人类罪, 其他罪行都可以放过。

而廖寅大巫提出的这些条件才是天柱菌这样的药剂的正常价格。第一大巫虽然表示出犹豫, 但也没有一口否决。

但舒展主动把价格降低,并且都不需要总大巫塔的保护。

舒展真心诚意地道:“我是很想赚能量币,毕竟药剂研究需要耗费大量资源和精力,而这些都需要能量币开道。但是现在情况危急,如果天柱菌药剂定价过高,那些已经被精力虫寄生的服药者很多恐怕将无力去购买一支天柱菌药剂。所以我降下配方价格,也降下药剂价格,就是希望不管是哪个组织、是哪个人,出售天柱菌药剂时,单支定价都不得超过十万。如果遇到实在无力支付的贫穷势力和个人,还希望总大巫塔和各大势力能考虑先给药后付款,付款也能采取低息贷款的方式。”

贷款一说在天柱星已经很常见,第一大巫听舒展如此提议,对他的身份再无怀疑,感动之余,还主动提出总大巫塔会全力保护舒展,并说出伤害舒展者就如同伤害第一大巫的承诺。而舒展刚刚提出的建议,他也全部写到了契约中,并表示如果天柱菌药剂的配方从总大巫塔流出,也会要求第三方按他们的约定行事。

随后,第一大巫暗中找来几名心腹大巫,这四名大巫,两名是高级药剂师,两名是中级药剂师,在外面都是大佬级人物。

舒展花了一天时间教会这四位药剂师大佬怎么提炼天柱菌,和制作天柱菌药剂,然后留下他之前做好的一百支药剂,带着第一大巫给他的沉眠者下落地图和身份证明离开。

第一大巫为了让舒展便于行事,把身边的护卫头领暂时借给舒展。

这位护卫头领相当于是总大巫塔的武力巅峰,经常代表第一大巫和总大巫塔出面办事,很多大小势力的头脑都认识他。舒展带着他一起走,前往那些沉眠者秘地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途中,舒展把苍狼几人也带到了身边,苍狼也可以瞬移,虽然有一定限制,但跑腿非常方便。

花古垒就把苍狼给抓了过去,让他带着他和一些已经醒来的沉眠者秘密前往沙国王城。

花古垒很傲气,他对总大巫塔没什么好感,并不想和大巫塔合作对付沙国与白瞳。

但是他是这么和舒展解释的:“除了你们几个,谁也不知道我还活着,白瞳也不知道。如果白瞳还活着,不是我瞧不起现在的第一大巫和大巫塔的武力准备,他们恐怕真不一定是白瞳的对手,上次就是我对上了白瞳,如果不是我拖住白瞳,让他没办法操控精力虫,那时的大战结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总之,你们就让总大巫塔牵头,让他们正面去对付沙国和白瞳。我嘛,就做一支暗军,这样找到白瞳和杀死白瞳的可能性也更大一点。好了,你们去玩吧,有事我自会去找你们。”

舒展带着第一大巫的护卫头领和少数几名醒来的圣虫部落强者,在短短十五天内跑遍整个天柱星,把所有沉眠者都救醒了过来。

当然,药剂都不是白给的。而且这些能沉眠的大佬们没有几个穷光蛋,作为特别唤醒服务,一支天柱菌药剂价格一百万,如果需要基因修复药剂和基因强化药剂,那价格更高。

醒来的沉眠者们对舒展的报价并没有多少抗议,因为天柱星的药剂价格就是这么贵,何况还是有这样特殊效用的药剂。于是,有能量币的就支付能量币,没有能量币的就支付材料,两者都没有的,就暂时打欠条。舒展也不怕这些大佬们赖账。

舒展在忙着救人,其他人也没闲着。

花古垒走暗,总大巫塔走明,再有其他国家高层暗中配合,就在两天前,将近两百名高等巅峰甚至更高等级的符纹战士突然对沙国首都发起了斩首行动,同时动的还有各国-军队,整个沙国都被人包围起来。

沙国仓促应战,可因为头脑死伤太多,一时乱成一片。

沉眠者们深恨被精力虫威胁这么多年,还不得不选择沉眠,醒过来一看,有的亲人早就没了,连后代都断绝了,有的是自家势力被人(绝大多数是沙国)给吞并,连家都找不到了。一个个对沙国和白瞳都恨到了骨子里,杀起来没有一个手软。

沙国也万没想到自家有被几百颗“核弹”轰炸的时候,真是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不到一天,偌大的国家就从上往下垮了、散了。

舒展收到花古垒消息,花古垒等人现在手上都有一支符纹手机,联络非常方便。

花古垒告诉舒展,说他已经找到白瞳,并把对方重伤。但对方拼死带着母虫逃走,现在不知跑到哪儿去了,让他平时一定要小心。

第一大巫也给舒展打来电话,告诉他说现在大巫塔和各国势力正在消灭沙国的残余武力,并尽力销毁所有精力药剂。天柱菌药剂的事已经传出去,他们没找到白瞳,也没找到母虫,但他们已经在尽力追捕,也是让舒展小心。

十五天后,舒展回到天柱城疯兔的府邸,他直接瞬移到他和花铁儿在府邸的卧室,见卧室没人,出来时碰到正在搬材料的守时,就问了一声。

守时知道舒展的能力,看他突然出现,也没太吃惊,只是高兴地行礼,然后告诉舒展说殿下这段时间都待在符纹制作室,又问舒展要不要他去通知。

舒展表示不用,他想自己去看看花铁儿。

正好守时要送材料进制作室,舒展就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花铁儿还在埋头专心致志地刻画符纹,守时静悄悄地进来,把材料按照要求摆放好,对舒展默默行礼,又悄悄退出。

舒展站在花铁儿身后,看着他忙。

其实也没多长时间没见,但不知为何总有种好长时间没见的感觉。

花铁儿忙碌起来时也会顾不得洗漱,身上脏兮兮的,就一张脸还能看,头发还是老样子,毛茸茸的短发茬,让他看了就想揉一揉。

花铁儿忽然抬起头,猛地就向身后看来。

舒展对他抬起手,招了招。

花铁儿脸上爆发出耀眼的喜悦,丢下正在刻画的符纹就扑了过来,“舒舒~!”

舒展接住他,让他抱着蹭个不停,一层灰飘起。

“舒舒,我把你说的照妖镜做出来了。”

“哦?厉害。能把人体内部清楚照出来?”

“能!不但能把人体内部器官包括血管都能清楚照出来,还能照出体内的绝大部分的寄生虫,精力虫也被照出来了。因为我们这里没有照妖镜的说法,我就给它取了个新名字叫照虫镜。”花铁儿特别得意,恨不得舒展把他从头夸到脚。

“还不如叫透视镜呢。”舒展笑,确实把人好好夸赞了一番,夸得花铁儿当即鼻息咻咻就想干点坏事。

舒展终于忍不住地把人脑袋推开一点,嫌弃道:“去洗澡,脏死了,全是灰。”

花铁儿嘿嘿傻笑,噘着嘴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在舒展作势要揍他时,这才跑着说去洗澡换衣服。

舒展脸上满是止都止不住的笑容,也回房去洗漱了一番。

咳,花铁儿洗到半途听到声音就跑进了舒展这边的浴室,两人好久没见,又都坦诚相见,自然干柴烈火。

当日下午。

“你也忙太长时间了,今天我们一起休假,去看看我们圣虫部落的店铺如何?听说生意非常好,照虫镜也在店铺里,不过还没亮相。你要是闲不住,还可以在店里卖卖药剂,顺便给人看看消退症什么的。”清清爽爽、满脸餍足的花铁儿揽着舒展就往外面走。

花铁儿也已经收到消息,知道白瞳重伤逃亡,沙国几临溃散。

解决了心头大事,舒展神情也轻松许多,他任由花铁儿揽着他,边走边说:“疯兔不在家?”

“不在,他忙着和药剂师协会谈判和制作天柱菌药剂,你没发现天柱国的气氛有点不对劲?”花铁儿好多天没见到舒展,哪怕刚才才亲密过,仍旧蹭蹭挨挨特别黏糊。

舒展有时觉得花铁儿有点肌肤饥渴症,和他有了鱼水之欢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没事就喜欢黏在他身边。

“天柱国怎么了?”舒展不太喜欢十指交握,可花铁儿从地球学来这招,就特别喜欢和他交叉手指,把他握得紧紧的。

“疼。”舒展微微皱起眉头。

花铁儿一听舒展喊疼,连忙放松手劲,把十指交握改成牵手,“你如果注意观察天柱国的高层,会发现他们欢喜中带着紧张,紧张中又带着期待。”

舒展了然:“疯兔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他大哥,现在天柱国国王等高层应该都已经脱离精力虫控制。他们的军队有异动吗?”

“有。不仅是天柱国和总大巫塔,包括我们镇海国在内的大小势力都已经在做防备,防备逃跑的白瞳孤注一掷,利用精力虫掀起各地动乱。”

舒展顿住脚步,认真地对花铁儿说:“如今服过天柱菌药剂的绝大多数都是各势力高层。去除年幼的、买不起的、闭塞的,以及天残以外,全天柱星几乎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服用过精力药剂。如果你现在拿出照虫镜,我还在你的店铺里帮人治疗符纹能力消退症,要不了两天消息兴许就会传到白瞳耳朵里,他肯定会察觉不对,而他们九成不会立刻就对上超大势力,那么我和你,还有你的圣虫部落及我的天地村,甚至镇海王国,可能都会首当其中地遭到白瞳攻击。”

“是我们的圣虫部落和我们的天地村。”花铁儿强调。

舒展翻个白眼,“嗯,我们的。”

“不怕他,你把药剂配方都给了出去,现在不止是总大巫塔,药剂师协会那边也在尽全力制作天柱菌药剂,到时候我们找下疯兔和第一大巫,跟他们陈明厉害,让他们把药剂第一批先供给我们圣虫部落和镇海国,白瞳就算想动手,也形成不了太大威胁。”花铁儿又神秘一笑,“我一共做了两面照虫镜。一面在这里,还有一面就在昨天被苍狼带去了沙国王都。”

舒展略略一想:“花古垒老祖想利用照虫镜引出白瞳?”

“他应该就是这个打算,他似乎还打算当场卖天柱菌药剂。另外,我已经去找总大巫塔谈过,他们订购了三百个照虫镜,打算发到各地大巫塔。我已经让部落里的符纹师都开始加紧制作照虫镜。”

“忙得过来吗?”圣虫部落的符纹师们还在制作符纹手机之类的新产品。

花铁儿拍胸脯,“忙肯定很忙,但还不至于忙不过来。我们部落的符纹师,去除高级和中级的大师,初级符纹师和学徒数量非常多,毕竟我们部落几乎全民学符纹。而符纹手机也好,照虫镜也好,主要的符纹部分由大师来制作,其他部分则可以拆分给初级符纹师和学徒来做。这点我还是跟你们那边学的,这招在节省时间和人力资源上真的太方便了,还能减少材料损耗。如果接下来还忙不过来,我就和部落里的符纹师商量,把一部分简单的符纹部件交给外面的符纹师做,比如和符纹师协会合作。”

舒展点头,“你有数就好。不过你这边的照虫镜最好还是迟一点拿出来,先看花古垒老祖那边。”

花铁儿:“嗯。”

舒展捏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花古垒老祖把你的风头全都抢了,比起让花古垒老祖解决白瞳,你更想自己动手对不对?”

花铁儿被捏得嗷嗷叫,委屈地喊:“我没有!我不是!好吧,我承认我有点不爽,但我绝不会把你和族人的安危放在我的面子后头,我虽然把照虫镜拿到了店铺,但我不是没让人拿出来用嘛。”

“这还差不多。”舒展放开手,给他揉了揉耳朵,“英雄什么的,我们可以让别人当。能用脑子解决的就不要用拳头,能用武器解决的就不要用你的身体,我们一个是药剂师,一个是符纹师,就遵守这个定位就好。而且花古垒出现的事也瞒不了太久,趁着世人还不知道你已经完全觉醒,如果能让花古垒老祖顶在前面吸引目光,那不是很好?我们则趁这段时间,好好地充实自己、壮大自己。闷声发大财,懂?”

花铁儿鼓起嘴巴,自己没绷住,笑了:“懂。就让那爱出风头的老混蛋顶在前头好了。”

可没一会儿,花铁儿又忍不住道:“不过我可不比那老混蛋弱,那天我们比斗你也看到了,我可没有落到下风,而且我还比他身强体壮,更比他年轻不知多少倍!他说他强,我比他更强!还能比他活得长得多多多!这表示我可以和你一辈子,你活多久我陪你多久!我还比他聪明懂得多,他除了打架还会什么?我还辣么爱你,全宇宙都没有人能像我一样爱你。我还听你的话,你让我往东,别说朝西,朝南和朝北我都不敢啊!还有我比他长得帅多了,你看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巴……”

舒展听了一路花铁儿如何自夸自己的优点,他也真的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会夸自己,都不带重复词的。

舒展越听越想笑,到后来嘴角弯着就没有平下来。

两人说说笑笑刚走到门口,府邸管家就匆忙跑来,喊着道:“少爷!少爷您等等。”

两人停住脚步转身,管家跑过来快速道:“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都不知道,门房真是太失职了。”

“不关门房的事,我直接回去的卧室。你有事吗?”舒展和这位管家打交道极少,但这位管家每次见到他都十分恭敬,他需要的东西也每次都给他准备得好好的,从不要他费心。

管家先行了个礼,然后说道:“是有件事。四天前,陛下派人送话过来,请您回来后务必前往王宫一趟。”

舒展和花铁儿对看一眼,花铁儿摇头表示不知此事,舒展问管家:“你知道天柱国陛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管家露出一点笑容,“对方没有细说,不过我看他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坏事。何况您还是我们大公唯一的弟子,跟亲子也没什么区别,而我们陛下是最在乎我们大公的,您来了王城这么久,他肯定想要见您一面,只是之前您在忙碌,大公就帮您回绝了。但这次我瞧着陛下似乎一定要见您一面,还留下了一份邀请函,陛下说时间由您自定。”

管家微微一顿,“小的想,如果您有时间,不妨早点去一趟王宫看看。”

管家说着就掏出一份类似邀请函的东西交给舒展,表示舒展只要拿着这份邀请函,随时都能前往王宫见到国王陛下。

不定时间,还给了一封随时面见的邀请函,算是诚意满满了。

“我老师怎么说?”舒展问。

管家恭敬回答:“小的已经把消息传给大公,大公回复说看您的意思,您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

舒展看向花铁儿,用目光问:怎么说?

花铁儿对管家示意表示他们会仔细考虑,等管家离开后,才说道:“这个管家是天柱国王派给疯兔的心腹,疯兔就是个除了药剂万事不管的性子,如果让他管理这么大一个公爵府邸,恐怕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井井有条。”

“你是说?”

“既然这位管家都说不是坏事,不如我们过去一趟。否则等下次过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舒展一想也是,他们得回去圣虫部落镇守,同时还得注意支援镇海国。期间他还想陆续地把那些空间门给吸收了,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短时间积蓄更强的力量,以防被白瞳直接找上门。天地村那边因为地球人都没带过来,剩下的人都已经被他和苍狼分别带到了圣虫部落。等以后事态平息了,想回去的再安排回去。

“那就过去一趟好了。”

舒展和花铁儿没有先去市集,而是先去了一趟王宫。

王宫守卫看到邀请函,果然二话没说,立刻进去传禀,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来请他们觐见。

天柱国国王看起来要比疯兔苍老得多,尤其疯兔的脸蛋现在已经恢复青春,如果兄弟俩站在一起,不认识他们的人肯定会以为他们是爷孙俩,至少也是父子。

国王陛下很亲切,看到舒展,都没怎么让舒展行礼,就直接把人带到了小花园里。

双方拉了一些家常话,国王陛下终于说到自己让舒展过来的目的。

“我找你们来是有两件事,这第一件事就是……咳!小兔他不肯帮我和你说,非要我自己跟你要,那小子!”国王陛下直摇头,提起弟弟的口吻,多少年如一日。

舒展和花铁儿听国王陛下称呼疯兔大师为小兔,都有点想笑,又强行忍住。

“是舒花药剂吗?”舒展主动道。

国王陛下一拍巴掌,“对,就是这个名字!小兔说他就是吃了这个药剂才恢复青春,我跟他要,他说没有,说这个药剂只有他宝贝徒弟有,也只有他宝贝徒弟会做。我让他跟你买几支,他也不肯,非要我自己跟你谈。”

因为基因两个字在天柱星还没有出现,舒展和疯兔对外就把基因药剂叫成了舒花药剂。

舒展笑,“倒不是老师他不愿给您,而是这个药剂如果能让我看到人,可以调配出最适合的成分,老师也是太重视您,才想让我给您专门调配。”

国王陛下的眼睛立刻笑眯了,他自然知道弟弟对他好,他在舒展面前抱怨,那也是舒展和他们兄弟的关系亲近嘛——他弟待这个唯一弟子就跟亲儿子一样,那他弟的亲儿子不就跟他的儿子一样?

“好,好孩子,那伯伯就麻烦你了。”

花铁儿心想,很好,又来个自来熟。明明舒展还没同意,他就一副舒展已经答应的样儿。

舒展默认了,哪怕看在疯兔的面子上,他也不可能拒绝这位陛下,除非疯兔亲口跟他说不要给这位陛下制作。

舒展还主动问询:“除了你以外,您还想让谁服用这个药剂?我能待在这里的时间不多,如果他们需要,最好能现在过来。”

“好好好,我马上就派人喊他们过来,放心,人不多,就我的王后,还有我的长子,其他人就随他们去了。不过如果你手上普通的舒花药剂还有多的话,我还想另外买几支。”

国王陛下不等舒展答应或拒绝,又赶忙说道:“放心,伯伯不会让你吃亏。你身为小兔唯一弟子,又被他认定为唯一继承人。不过考虑到他将来也许会愿意找个妻子再生个孩子,我打算另外给你封个爵位。这也是我要跟你们说的第二件事。”

舒展愣住,“爵位?不……”

国王陛下抬手,“不要拒绝,你先听我说完。给你爵位也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不说你和小兔的关系,只你的舒花药剂就足够在我天柱国谋一个爵位,更何况你还弄出了那种药剂。”

国王陛下看向舒展的目光更柔和,如同看珍宝一般,“你是个好孩子,更是个极有天赋的优秀药剂师,我给你爵位,坦白而言也有我的私心在内,我希望你能对天柱国多一点好感,当然,我知道你和花古蒙塔殿下的关系,也明白你是圣虫部落的人。但是我给你爵位,和你以后的身份没有任何冲突,哪怕以后天柱国和圣虫部落交恶,你的爵位也不会受任何影响。花古蒙塔殿下,你怎么看?”

花铁儿当然不会反对,天柱国怎么说也是天柱星第一大国,如果舒展能得到该国一个爵位,哪怕一个子爵,对他都是多一重保护。

“那就多谢陛下对舒展的厚爱了。”花铁儿右拳放在胸口按了按。

国王陛下笑开颜,“那就这么说定了,爵位书和封赏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人过来领取。等你领取了,我就向全国宣布。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府邸,就在小兔的府邸旁边。你等会儿过去看看喜欢不喜欢,如果不喜欢,你跟我和小兔说,我们再给你换。至于府邸里的奴隶,你想换就随时换。其他管理人员我都没给你配置,你自己找人就是。”

舒展看这位老国王肯如此对他,也不由有些感动。虽说他目前做出的两种药剂确实能给他换来任何一个国家的爵位,但老国王给他爵位的方式更像是和自家人商谈,还一副硬要塞给他的热情模样,并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封赏。

舒展当天就给这位老国王专门调配了基因修复药剂和强化药剂,而药剂效果显然让老国王极为满意。

而恢复了青春的王后陛下更是笑得跟朵花儿一样,对待舒展热情得跟看到最疼爱的亲儿子。

大皇子更在乎的是力量,他在服用基因强化药剂后,感觉出明显不同,对舒展感激之余,也更有意笼络舒展,直接说出舒展有任何麻烦都可以找他的话。

花铁儿并没有禁止舒展给天柱国老国王一家使用基因强化药剂,因为舒展早就跟他说过,除了他和疯兔,他现在使用的强化药剂都是经过调整的,如果说他们之前服用的强化药剂的强化效果是十,那么现在舒展拿出的强化药剂都在五以下。

老国王也在当天向全国公布了对舒展的爵位封赏。

舒展听到自己被封为侯爵,竟然还有一块与蛮荒大陆邻近的封地时,真正惊讶了半晌。

就是花铁儿也被老国王这个大手笔给吓了一跳。

反而是老国王笑呵呵地说:“你们别看那块封地还算大,但那一片算是群岛,就像一条岛链一样,位置也更接近蛮荒大陆。那地方被我们天柱国占领后,实际上那地方还是自己管自己,天柱国派过几任领主过去,可惜都没在那里待时间长。现在给了舒展,也算是合适。”

当然,老国王也是实际看到舒展并觉得舒展和花铁儿都顺眼,才肯给出这么厚的封赏,他原来准备的也就是一个伯爵的位子,虽然也有府邸和封地,但绝不是那么重要的岛链群岛。

合适这个词用得非常巧妙。

舒展对政治不说敏感,但也不至于完全不懂。花铁儿在这方面更是人精。

一片可以形成攻防带的岛链群岛,作为执政多年且不算糊涂的老国王来说,他会不明白这条岛链的意义吗?可他还是封给了舒展。

这其中含义,两人只要略微想一想就能明白。

舒展郑重感谢了老国王。

老国王又反过头来感谢他,并明确表示:“你已经是我天柱国有实封有实权的侯爵,你制作的药剂,尤其是那种药剂,对我国、对这整个世界都意义重大。如果谁敢伤害你,那就是伤害我天柱国。我天柱国已经做好为你、为国民开战的准备。所以如果有人对你不利,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活了多久又是什么身份,告诉我!我天柱国大军随时可以出战!”

舒展从王宫出来,跟花铁儿说:“天柱国这第一大国的身份应该还能再延续至少百年,至少在这位老国王退位前都不会从世界霸主的位子上栽下来。”

“是,他很有魄力。”花铁儿对老国王也十分欣赏。再想想自家的死胖子,有点小小郁闷。他家死胖子作为国王也不算差,就是太好-色,守不住下半身,弄得他老娘心都冷了。

“你想让圣虫部落成为天柱星第一大势力吗?”舒展忽然问。

花铁儿毫不犹豫地摇头,“若说我没有这个想法,那是说谎。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圣虫部落闭塞太久,人口也少,我目前的计划是先让圣虫的民众和国家都富裕起来,然后慢慢蚕食整个蛮荒大陆,等我们把蛮荒大陆的地盘站稳了,整个蛮荒大陆的人口也足够多,储备物资也足够丰富后,再考虑其他。”

花铁儿勾住舒展的手指,“我觉得地球某些国家的做法就很好,先用经济侵袭他国乃至世界,把全世界的钱都赚到自己荷包里,把全世界的人才都吸引到自己国家,再把自己的国人培养得万分忠心,到时候哪怕不用侵略他国,她的世界霸主地位也不容动摇。”

两人都知道花铁儿说起来简单,但想要实现这个理想,他们还有很久的路要走。

不过两人携手,还有地球和三阳星做后盾,他们想要实现这个理想也不是很难。

朝圣大典已经结束,但很多来朝圣的人不止为了朝圣,更多还是为了交流和行商,所以在朝圣大会结束的后一个月内,天柱城仍旧热闹非凡。

花铁儿和舒展在天柱城待了大半个月,花铁儿主力卖符纹手机和纸张,舒展就卖天柱菌药剂。

天柱菌药剂如今已经在全天柱星范围进行贩卖,卖这个药剂的药剂师不少,舒展拿出来卖也不打眼。

再过了两天,随着照虫镜在各地大巫塔出现,花铁儿把照虫镜也拿到了摊子上,照一次只要一百能量币,来照的人特别多,每天都会排出老长的队伍。

而只要服用过精力药剂的人,无一例外都在体内发现了精力虫。

这些人吓得半死,有钱的就赶紧花十万去买天柱菌药剂,没钱的就跟大巫塔或者药剂师协会借贷,先拿药,后以少量的利息来偿还药剂钱。

这天,舒展在给病人检查时发现病人有点不对劲。

同一时间,照虫镜那里也一阵慌乱,有人发出尖叫。

没一会儿,街上不知多少人在哭喊身体里像是有虫子在爬,还有人直接抱着头大喊头疼,还有人身体抽搐着倒下。

之前还不相信传言或不肯买天柱菌药剂的人,这时也都哭着喊着要买天柱菌药剂,不说药剂师协会和大巫塔,只舒展这边的店铺就被围满了。

天柱国的战士和大巫塔以及药剂师协会的人都早有准备,一看民众出现异常情况,立刻就有战士出面把那些异常者全部控制住。

天柱城相当于这个世界的中心,这里又是总大巫塔和总药剂师协会所在,处理异常情况非常快,不到晚上,路面上已经看不到哭喊闹腾的异常者。

舒展这边也已经检查出问题,异常者感到身体异常的原因是体内那些精力虫突然开始暴动,很多精力虫在经过没有头绪的狂奔乱窜后,就开始互相吞噬搏杀。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白瞳开始孤掷一注,想要利用精力虫搞事,但很快包括舒展在内的一些药剂师和医者就否决了这一认为。更何况还有三百照虫镜能实际看到那些精力虫的动静。

疯兔在前天就回到了天柱城,他找到舒展,问他:“你认为精力虫的变化是什么原因。”

舒展没有立刻回答。

疯兔略微焦躁地道:“只是猜测也可以。”

舒展:“师父,我想您的想法大约和我一样。”

师徒俩目光对视。

花铁儿说破玄机:“你们认为白瞳已经死了,或者是精力母虫死了?”

舒展点头,“很可能。精力子虫会这样,只有精力母虫出现问题,它们一开始狂乱,很可能就是感觉不到母虫的存在了。而后来的吞噬搏杀,则是为了成为母虫。这是嵌入它们基因的自救法则,不想当母虫的子虫就不是好子虫。”

“花古垒那边有消息了吗?是不是他找到白瞳,把对方杀死了?”疯兔也知道花古垒,他徒弟夫夫没有隐瞒他这件事。

“我来联系他看看。”舒展掏出符纹手机。

和花古垒电话刚接通,花古垒就说电话中说不清楚,硬是让苍狼带着他瞬移了过来。

苍狼大概是从很远的地方把花古垒带来,他能力远不如舒展,带花古垒赶到时,脸色有点苍白。

舒展立刻拿出一支药剂递给苍狼,让他好好休息。

苍狼接过药剂退到一边。

花古垒一把搂住苍狼的肩膀,跟他责怪地道:“你小子累了怎么不跟我说呢?瞧这小脸惨白的。”

长相十分硬挺的苍狼:……求放过!

花铁儿瞄瞄花古垒,又瞄瞄苍狼,眼珠滴溜溜转,也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

苍狼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冷,还当自己真累到了。

花古垒很快放开苍狼,插-入话局:“你们察觉的事我也看到了,如今世界各地还没有服用天柱菌药剂的被寄生者都出现了各种不适状况。所以你们认为这是精力母虫已经死掉的表示?”

舒展点头,“很有可能。我们找您,就是想问您,您是不是找到重伤的白瞳并解决了他?”

花古垒眉头皱成疙瘩:“没有!那老混蛋太能逃,我一直带着苍狼追在他屁股后面,但一直没找到他。”

“那你最后得到他消息的地方在哪里?”花铁儿追问。

花古垒想都不想就答道:“飓风平原。”

疯兔也皱起眉头,“飓风平原可不小,那范围可海了去。”

“是啊,所以我和苍狼都快跑断腿,也没找到他。”花古垒气道。

“飓风平原?”一道嗓音突然冒出来。

众人一起看向从舒展身体里窜出来的小塔。

花古垒第一次见到小塔,目光中满是兴味。

舒展弹了弹小塔,问他:“你想到了什么?”

小塔转圈,“你们不知道吗?飓风平原有一个落宝门,我和精力虫就是从那个落宝门出来。”

这里都没有外人,它也不怕让人知道它的底细,反正有舒展挡着。

众人一怔。

舒展抓住小塔问:“你是不是认为白瞳带着精力母虫去找那个空间门了?”

“很有可能啊。”小塔挣脱,跳出来说:“如果我是他,发现最大的依仗已经没用,而我本身也已经重伤,与其留在天柱星等待那么多人的追杀,日日不得安宁,那还不如赌一把,逃到未知世界,说不定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那精力子虫的表现?”疯兔若有所思。

舒展推测:“假设母虫没死,如果它离开天柱星,让子虫感觉不到,子虫是不是也有可能表现得如失去母虫一样?”

小塔肯定道:“会!”

花铁儿:“这么说白瞳没死,精力母虫也有可能没死,他们只是进入了空间门,离开了天柱星?”

“等等!”花古垒举手,“你们在说什么?空间门就是落宝门?可落宝门不是只能出不能进吗?白瞳进入那落宝门不是找死行为?”

舒展摇头,“不一定是找死,就如小塔所说,他已经落到如今的境地,与其死得毫无意义,还不如进入落宝门搏一把。对了,您当初打伤白瞳,是不是把精力母虫也给打伤了?”

花古垒摆手,“我从头到尾就没看到精力母虫,只有白瞳。那老家伙还活着,而且活得很精神,就是很瘦,跟骷髅似的,他也没有后代。传说沙国是他的后代,也不知是真是假。”

舒展负手,在屋中慢慢踱步思考。

花铁儿和疯兔都没打扰他,就看他走来走去。

舒展在花铁儿面前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我们做一个假设,假设白瞳受伤,但精力母虫没事,那么白瞳为何不控制精力母虫把天柱星闹个天翻地覆,毕竟我们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二十天内就把天柱菌药剂全部发到需要者手上,哪怕就是现在也有很多人还没有服用天柱菌药剂。”

“是啊,为什么呢?”疯兔自言自语,随后右拳捶左掌,道:“那么有没有可能受伤的白瞳已经无法再控制精力母虫?”

花铁儿眨眨眼睛,“是有这个可能。但我更觉得精力母虫也身受重伤。你们就没有怀疑过白瞳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吗?他可是至少已经三千多岁,哪怕是突破高等巅峰的符纹能力者也不能活这么长时间吧?”

舒展装看他,“你是说?”

花铁儿坦言:“我怀疑他很可能想了某种办法与精力母虫合二为一了。小塔,精力虫能活那么长时间吗?”

小塔回答:“有可能。我对精力虫也不是很了解,但那东西的生命力非常顽强。”

疯兔道:“如果白瞳与精力母虫合二为一,那么倒是能解释目前发生的所有事了。”

花古垒也恍然道:“是有这个可能。毕竟五百多年前我们就没有找到精力母虫,很可能早在很久以前,白瞳就和精力虫合体。我说那老家伙怎么瘦得跟鬼一样,肚子里养着那么一只虫子,能好受才怪。”

舒展沉思片刻,说道:“不管白瞳是死是活,归根究底我们忌惮的是精力母虫。而现在根据子虫的反应,母虫九成九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已经不在天柱星,这说明……天柱星的危机已经暂时解除。”

众人一想,可不是这样?顿时都松了口气。

花铁儿插话:“可如果精力母虫没死,白瞳带着母虫去到了别的世界,他会不会养好伤并变得更厉害,然后卷土重来?”

“我们不能否决这个可能。”舒展看向疯兔,“师父,这事就麻烦您和总大巫塔和相关高层说明一下,让他们不忘警戒。但最好不要说死。”

疯兔先是不明白爱徒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等目光扫过花铁儿和花古垒,他瞬时就明白了。

“这事交给我,我来跟他们说明。不过以后你们圣虫恐怕不宜太出头。”疯兔半是提醒地道。

花古垒冷笑。

花铁儿抢在前面道:“大师您放心,我和舒展已经商量过,我们圣虫没有称霸世界的意思。”至少现在没有。

疯兔知道爱徒夫夫是明白人,也没多说,只给舒展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点花古垒。

舒展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当晚,只有舒展和花铁儿以及小塔和大黑在的时候,一家人就弄了个隔离空间说悄悄话。

小塔兴奋得直转圈,“我们现在可以去吸收那些空间门了吧?毕竟如果那白瞳真的没死,那最好抵御的方法不就是让他活着也回不来?我们先去把飓风平原的那个空间门吞噬了吧~!”

大黑也汪汪叫:“爸爸,我们去看看吧。”

舒展也是这个意思。

花铁儿抱住他,“去吧,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就如疯兔所说,我们圣虫不宜再出风头,我跟你去吞噬空间门,正好避开某些人的关注目光,就让他们去注意爱出风头的花古垒好了。然后我们再去地球住一段时间。”

舒展笑,“婚礼呢?你不急了?”

花铁儿郁闷,蹭了蹭舒展的额头,“特殊情况,我们先在地球举办一场婚礼,然后回来再搞一场更大的!”

舒展:……我没说要在地球也搞婚礼啊。

花铁儿却说着说着就来了兴致,郁闷也飞了,不停地跟舒展说他要怎样的地球婚礼,且一副要把地球各民族各国家的婚礼都来个一遍的意思。

舒展被吓到,跟他说一场就足够了。

花铁儿偷笑,他就知道舒展不可能答应所有民族的婚礼都来一遍,他故意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实际上只要舒舒和他来一场告知全地球的婚礼就可以啦~!

※※※※※※※※※※※※※※※※※※※※

终于完结了~

本来以为昨天就能完结的,但上午写了三千多字,中午老爷子喊不舒服,一会儿说肚子里长瘤,一会儿说腿根长瘤,怎么都说不清楚,下午一点带他去的医院,结果老爷子因为心脏病躺不下来,无论是核磁共振还是B超都不能做,抽血还溶血了,来来回回折腾,老爷子不舒服闹着要回家,最后一位有经验的医师说可能是肠疝气,把突出的球状物给揉了回去,一直搞到晚上九点半才到家,全都累瘫了~

其他不多说,感谢诸位读友宝宝一路陪伴和支持,祝愿大家和大家的家人都能健康平安!

让我们下一篇故事《超级雄性之渣王》见~!预计周一开始连载,欢迎追更,期待读友宝宝们前来捧场^^

感谢在2020-03-12 12:54:02~2020-03-14 13:21: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碰碰香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紫衣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青 27个;紫衣 3个;lao读者、sissi、梧桐树、Orange_Dragon、鲵可可、嘀嗒嘀嗒、啊呜、mizu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犹大大的、27971150 30瓶;乔乔乔曦 17瓶;闻人玫瑰、小霸王兽、阿溱、怕是每月要吃土的修仙、冰糖葫芦酸、阿易易易、黛月儿、凤仙花汁 10瓶;我又不长草 9瓶;鲵可可、哈哈、甘芥尘 6瓶;杨柳青青、木蝴蝶、我不会轻易狗带 5瓶;霰聿 4瓶;春花秋月 3瓶;Lillian、佩佩哦 2瓶;凤曦九、农民、黑芝麻汤圆、猫影影88、菜丫丫、cf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开个门》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牛吧文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牛吧文学网!

喜欢开个门请大家收藏:(www.68wenxue.com)开个门牛吧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开个门最新章节 - 开个门全文阅读 - 开个门txt下载 - 易人北的全部小说 - 开个门 牛吧文学网

猜你喜欢: 快穿之Boss女配打脸攻略全职医生[未来]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未来之最强萌妻(丧尸)病毒小侯爷[星际]万花筒重生未来之随身桃源[综]无面女王气运之子(快穿)我不做人了奇幻异典快穿:野男人征服手册我的世界果然有问题植物人伴侣在我逃跑后气得睁眼了壮妻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男主总和植物争宠刀子精迷你人快穿病娇反派他又宠又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星际奶爸以萌治国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狼仆人
完本推荐: 无限恐怖全文阅读醉卧美人膝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冥帝的绝世狂妃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综]金木重生全文阅读法医星妻太妖娆全文阅读宋时明月全文阅读小可爱,放学别走全文阅读我的学姐会魔法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重生之豪门悍女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网游]一毛买你闭嘴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女户全文阅读银河帝国之刃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酌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就能无限释放大招悲剧发生前[快穿]家有悍妻怎么破沧元图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海贼之逆刃剑豪我真就是个键盘侠魔临万界公众号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横滨coser说穿就穿大师请闭嘴后宫之路血蓑衣八零甜妻萌宝宝仙师无敌烂柯棋缘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斗罗之冰玉天鹅又见九叔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秦爷怀里的娇妻是大佬灵笼之世界之外[娱乐圈]一点可爱余生有你,甜又暖我就是有钱而已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唐腾飞之路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开个门最新章节手机版 - 开个门全文阅读手机版 - 开个门txt下载手机版 - 易人北的全部小说 - 开个门 牛吧文学网移动版 - 牛吧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