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吧文学网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 难断情思

相比胤泽的苛刻无情, 傅臣之见了我,简直就跟滚水泡米花似的开心。但开心之后没多久,他也开始了对我苛刻无情的训话:“你不辞而别,竟是为了成妖?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寿命极长, 又何苦在意这短短百年。若我成了妖,也可以一直陪着你,那岂不是更好……”见他脸色还是乌云密布,我忍不住激将道, “莫不成哥哥是一天也离不开我?”

傅臣之厉色道:“胡说八道。为兄岂是这般无用之人。”

原来如此,又是“为兄”。我笑了笑,并未拆穿他,只是自个儿在心中开心去了。

虽然化妖之事, 不过乌龙一场, 但经过这一日的冥思苦索, 我也终于做下了决定:每日早晚一炷香,求神拜佛, 热爱师尊, 孝敬师尊, 但要规矩钩绳,不可无事干扰师尊, 不可与师尊唱反调,遇事皆三思而行。更重要的是, 潜心修行, 奋发向上。

果然,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没了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少和师尊接触后,我与傅臣之相处的机会也大大增多,因为我很喜欢散步、看花草异兽,所以,他只要有空,也时常带我在天市城内游逛。虽然都是比我年长的人,但跟他相处,确实比跟胤泽相处要轻松得多。

这以后,青戊神女也不时来访。她原本就天姿动人,落落大方,站在胤泽身边也丝毫不显得逊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众弟子心中,她也逐渐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师母。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胤泽待在神界的时间,竟已超出在仙界的时间。一切又好像回到了被师尊冷落的那个时段。不过这一回是我自愿,所以我心中也再无怨言。偶尔看见这对神仙眷侣,心中确实会有一些难言的酸涩。

这种感觉,在某一个下午也上升到了顶点。

转眼间冬去春来,花香遍野,我在白帝山晨练时,看见了经过此处的胤泽和青戊神女。他们自云海中缓步而来,青戊摘下几朵桃花,放在鼻尖轻嗅了一阵,便让胤泽把花为她别在鬓发间。

胤泽似乎并不喜欢做这种事,但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他们站在桃花树下,她垂头在他的宽袖下,笑得一脸娇羞。我原打算偷偷离去,却不小心透过花枝,与他们正对上视线。

青戊见了我,稳住鬓上的桃花,朝我招手:“胤泽,你快看,你徒儿也在那边。我们也为她别一朵花吧。”

胤泽道:“她还小,正是勤修苦练的年纪,不让她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令我心中一凛的,并非胤泽那一贯严厉的回答,而是青戊的话。我没听错吧?师尊的大名,我们平时连提都很少提。以往她都会尊称师尊为“胤泽神尊”,可是,她竟叫他“胤泽”。

这一个小小的称谓变化,原不是什么大事。但她语句中那份随意自在的亲昵,却像一块千斤巨石,沉沉压在我的胸口。

她不顾他的否决,把我拽过去,真的摘花别在我的头上:“还好你不是我师父,不然还真是倒了大霉。瞧瞧她,这么可爱的姑娘,若是别了一头花,保准像个花仙子。”

她拆开我的头发,在脑后绑了条粗粗的麻花辫,然后把桃花一朵朵插上去,真把我别成了个花仙子。在胤泽看来,这种事无疑是在浪费时间。因为,青戊为我打扮的开头到结束,他只淡淡看了我几眼。青戊神女却玩得不亦乐乎,一会儿说我头发漂亮,一会儿说小女孩就是要这样才招人喜欢。

面对这样大姐姐般的青戊神女,我确实很难产生反感的情绪,但内心那一份沉闷的酸楚,也确实无法与人说。

再偷偷抬头看了师尊一眼,只见花色浓郁,仙鹤双飞,云雾自白帝山蔓延至天涯海角,他高挑颀长,肤色莹白,渗透了冬季尚未化去的霜雪,既美得动人,又凉得惊人。那沧瀛神的水纹印记线条分明,印在他雪色的皮肤上,时刻提醒着别人,此人象征神权,并非任何人都能近身。

察觉到他也在看我,我心情慌乱至极,立即垂下目光,看着落满花瓣的芳草。不知从何时开始,连多看他一眼,我都觉得有些做贼心虚。并不想深究这是什么感情,内心却已清楚明白:我很喜欢师尊,很依恋他,不愿意离开他。而想要长长久久待在他身边唯一的方法,便是放弃。

同样的,我也不知道这被自己放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只知道,放弃的过程很苦。

后来,青戊神女飞到另一个山峰摘花,我松了一口气,正想转身开溜,却见胤泽迟迟不走。师尊不走,做徒弟的怎么能走,我站起来,静候师尊离去。

可是,他只是望着千里云雾,声静如水:“说吧,什么原因。”

我道:“什么原因?”

“你最近一直在躲我,是什么原因。”

躲师尊,我哪敢。只是有很多不喜欢的事而已。

不喜欢你总是责备我又不作解释,不喜欢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带来诸多麻烦,不喜欢你和青戊神女走这么近,不喜欢青戊神女叫你“胤泽”,不喜欢你看别的女子一眼,不喜欢你总是不辞而别,不喜欢你总是待在神界……这么多不满的事情,如能当妖一样装在紫金红葫芦里,恐怕会建立起第二个炼妖谷。

只是,这些理由,没有一个是能说出口的。

我笑道:“徒儿没有躲师尊,只是想学乖一点,少给师尊添乱而已。”

“薇儿,若是有心事,或是对我有要求,不妨坦率点说出来。我不会责罚你。”

我一时紧张得连谎都撒不好:“徒儿没有心事。”

这便是师尊最令人害怕的地方,不管我在想什么,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也是,我入他门下已有十多年,要看透我这样一个毛头小鬼,他并不需要花多少时间。

果然,他沉思了一会儿,单刀直入道:“其实有的事,你自以为不可能发生,却不是你想得这样难。我早告诉过你,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师尊。”

他这一番话说得我一头雾水,我茫然地望着他。此刻,一阵桃花旋落,打断了我们的思路。他静待风过,又道:“但也有一些事,你自觉难熬,对别人而言却要难上千倍。毕竟,人死了便了无牵挂,活着才是痛苦。你若连个提示都不给,我也不知从何开始。”

细细思量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隐约明白了点什么,这似乎和我想要放弃的事,有那么一点关联。

思绪空白许久,我终于道:“师尊说话真深奥,徒儿听不懂,决定回去好生琢磨思考。徒儿先行退下。”

其实,不过是一些平淡无奇的对话,回去以后,我却莫名钻在被窝里闷声大哭一场,哭到后来眼睛都肿了,因为害怕别人发现,又去凝冰来消肿。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跟我提过类似的话。

我原以为,自己终于守住了这份小心翼翼的感情,我们将会维持这种关系直到终生,却未料到中间发生了一个不小的插曲,将一切都拽出了轨道。

那个插曲,便是东海的一场祸乱。

龙王派人来报,说近日有大量水妖在东海横行作乱,无节制猎杀生灵,其中包括龙宫出海巡逻的虾兵蟹将。这群水妖与寻常水妖不同,身上无鳞片,但同样的青发雪肤,会纵水之术。龙王活捉了一批,想此事可能与沧瀛门有关,因而首先告知胤泽神尊。

听见这个描述,我和傅臣之都愣了一下,在场的人也不由自主都看了我一眼。

于是,我请命下凡,与同门弟子一起去见龙宫之人。

这一日,大雨方歇,海风呼啸,我在高空看见被龙王送上来的几名水妖。其中一位少年与我年纪相仿,相较他人皮肤微黑,浓眉大眼,正极度不爽地想要挣脱水草缚妖索。

我立即冲下去,惊愕道:“是……是翰墨?”

少年抬眼迷惑地看着我,很快也只剩一脸讶异:“……洛薇?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又看了看傅臣之,僵硬了一下,忽而暴怒道,“还有你!傅臣之,你这家伙!洛薇,你为何到现在还和他在一起!溯昭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他!”

“溯昭怎么了?现在溯昭在何处?我二姐呢,开轩君那个人渣还在溯昭?等等,你为何会在此处?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很显然,我俩的问题太多,把龙宫之人和沧瀛门弟子们都弄晕了。后来,还是傅臣之解释说这些人不是水妖,让他们先放人,翰墨等人才得以解脱。十多年来不曾得到溯昭的消息,此时再逢旧友,我的喜悦之情,自然难以描摹。

然而,翰墨被放开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冲过来攻击傅臣之。傅臣之轻而易举地放倒他,他却毫不畏惧,又挑战了数次。最终,翰墨这冲动的家伙有些疲了,才总算答应停战,找了个海岸坐下来,与我们促膝长谈了两个多时辰。

原来,溯昭的地理位置从极北调到了极西,处在一片高山当中,周遭荒无人烟,冬冷夏热,比以前的生存环境不知糟了多少倍。但更糟的是,我离开溯昭后没多久,二姐以为我不堪耻辱,跳崖自杀了。

在极度脆弱的情况下,她嫁给了开轩君,且婚后一蹶不振,精神健康每况愈下。不出一年,溯昭的统治权便落在了开轩君手中,二姐这溯昭帝名存实亡。

开轩君本来就是个诗人般的仙人,很懂风花雪月,却对治国一窍不通,日日寻欢作乐,夜夜笙歌达旦,整个溯昭被他弄成了一团乱。每当有大臣反馈财匮力尽,民不聊生,他都把责任推在溯昭移位上。

十多年来,这个人渣学到的唯一本事,便是话说得越来越动听,承诺之事,没一件完成。

到这两年,溯昭内旱灾频发,五谷不长,可一旦有人提出要出去与异族建立邦交,开轩君又会豺狼般凶狠地下令禁止,违者株连九族。于是,溯昭氏们走投无路,只能出来寻找食物,但也都是杯水车薪。

听翰墨说着,我真是火气越来越大,把手中的海螺掰成两段:“开轩君这个败类!”

“我也根本没想到,原来罪魁祸首就是这厮,真是可恨!可恶!”说到此处,翰墨充满歉意地望向傅臣之,“臣之,这么多年来一直误会你,是我不好。”

傅臣之道:“无妨,当务之急,是我们应回溯昭一趟。翰墨,我们先回去跟师尊禀报一声,你为我们带路罢。”

然而,将此事告知胤泽后,他只道:“臣之不能去。”

我与傅臣之异口同声道:“为何?”

“一来,虽然这叫翰墨的孩子相信你们,但其他溯昭氏都会相信他么?你们根本没有半点开轩君栽赃嫁祸的证据。如此敏感的时段,稍微一点煽风点火,便会引发民愤。说不定开轩君还会把当年的把戏再玩一遍,到时,还会拖累薇儿与二姐团聚。”说到此处,胤泽看了一眼傅臣之,“二来,臣之,你自己清楚自己的状况。现在的你,能长期离开天市城么?”

傅臣之沉默了。对于胤泽说的第二个理由,我心中有满腹疑问,但通常情况下,哥哥不会对我隐瞒秘密,他若不说,必然是有难言之隐。于是,我也没再多问,只道:“没事,这本来就是我们溯昭氏的烂摊子。我自己去就好。”

“薇薇,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但我……”傅臣之微垂着脑袋,轻叹一声,“我若去了,说不定还会火上加油。”

“相信我,我会想办法的。”我拍拍他的胳膊,“哥,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啦。”

此次事发突然,我当天匆匆收拾好包裹,便在黄昏时分,与大家道别。胤泽素来尊卑分明,竟也送我出了沧瀛府,直达驿站。想来,是与我有相同的想法:这一别,便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复见。

胤泽道:“薇儿,你到了东海,让其他人先走,有人会来载你回去。”

“好。”

“去吧。”

傅臣之与我一同上了大鹏背,我转头,望着伫立赤红云海边的师尊,朝他挥了挥手:“师尊,徒儿走啦。”

“嗯。”他点点头。

“徒儿向您保证,处理完溯昭之事,一定会立刻回来的!”

“嗯。早些回来。”

看着大鹏展翅而起,他的身影也越来越小,我大声道:“师尊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徒儿真走了!”

后来他是否回答了,回答了什么,我再也没听到。因为傅臣之在身边,饱含在眼眶中的泪水,也一直没有流下来。

我只知大鹏无情,斜阳赤红,延至云雾外,很快,便再不见师尊的踪迹。

傅臣之则送我直达东海。也不知为何,我与他的分离并不像与师尊那样难过。

因为我知道,哥哥会一直守在我身边。只要可能,他就一定会竭尽全力来找我。我也可以随时随地见到他。他却颇有几分伤感,让我务必要写信给他,等了许久,因在仙界还有事,才有些不舍地提前离开。

待翰墨等人上了文鳐,我看见一条长长的影子由海雾中翱翔而来。

我诧异道:“青龙大人?!”

青龙在我面前停下,只扬了扬头,示意我上他的背。我犹豫了一下,跳了上去,顿时觉得自己无比渺小:“我真没想到,您竟是师尊的朋友……”

青龙没有理我。我道:“也是啊,你是青龙,他住在青龙之天,怎么都会认识的。世界可真小。”

他还是没理我。于是,我也识趣地没再开口。青龙乘风而行,一飞三千里,我几次都觉得自己快被甩出去,于是紧紧抓住他的毛。

他越飞越快,渐渐地,周围只剩了沧海与明月。看着高远的夜空,我的脑中一次次出现师尊的容颜。

一直以来,我总是说师尊害怕孤单,害怕离别,所以总强调说要一直和他在一起,想要给他安全感,让他不那么孤独。实际上,真正没有安全感的人是我。我怕我短短三百年寿命结束后,自己在他生命中留下的痕迹,连那些短如烟花的女人都不如。

那份思念之情,终于悄然满溢而出。

“青龙大人……我真的好不甘。”我伏在青龙的背上,轻轻抽泣道,“为何我只能活三百年?我真的好喜欢师尊,我只想永生永世都陪着他,为何……为何会这样难……”

青龙自然没有回话。

我道:“不过,我觉得自己离开是对的。我自己已经没资格再待在师尊身边。我对他的喜欢已经很不正常了,我不喜欢青戊神女老跟着他,只想霸占他,一旦他不看我,我就会很生气。夜深人静时,只要想到他和别人在一起,就会辗转难眠,心如刀割。现在哪怕他不在我身边,我的心里也好痛……”

青龙飞行的速度慢了一些,却还是沉默着。

我把泪水擦在他的毛发间,轻声道:“我什么都不想,只是想一直和师尊在一起而已,只是想一直当他的徒儿而已……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要……”

“你当真什么都不想要?”

“嗯?”我猛地抬头。

青龙竟开口说话了。只是……这声音为何会是师尊的?

“你当真只是想当个什么都不要的徒儿?”

“是、是的啊,不然呢……”

“我可以变成你师尊,你看清楚了他的样子,再想想,你到底想要什么。”

然后,青龙在一片山脉旁停下,放我下来,转而化成了烟雾。渐渐地,有一个人影从烟雾中出来。

看见胤泽的模样,我惊愕地捂住了口:“怎么可能如此像?”

“你现在如何作想?”

看见眼前这双眼睛,我的心又跟被小锯子抽拉一般,痛得不得不用手去按胸口。我道:“还是很难过。”

“还是什么都不想要么?”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站得这么近,我一时紧张得难以呼吸,下意识后退躲避。谁知,他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回去,另一只手搂住我的后腰,然后垂下头,重重吻住我的唇。

听见自己发出了一声受惊小兽般的叫声,我立即挣扎着想要躲开,他却加倍用力将我钳制住。

然后,他嘴唇松开些许,贴着我的双唇,低低地说道:“这个,不想要么。”

他深情的凝视令我知道,这不是师尊。师尊永远都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尽管如此,因为两个人实在太像,我的浑身乃至心脏,都在微微发抖。见我没有反应,他低头快速轻吻我两下,便一边摩擦着我的嘴唇,一边将舌头探了进来。

两人舌尖相碰的那一刻,我感觉心脏狂跳到快坏掉了,闷哼一声,别开头道:“不行,不行,这真的不行……”

“薇儿,转过来。”

虽然还是命令的口吻,却令人莫名感到缠绵,我从头皮到尾椎都如电流击过。我不受控制地把头转回去。他抬起我的下巴,再次吻了下来。这一回并未变得好一些。他只象征性地与我温柔交缠片刻,便狂野地、粗鲁地吻下去。

我真的知道,这是高高在上的胤泽神尊绝对做不出的事。然而,却像是中了罂粟花的毒,产生了被他热情灼烧着的错觉。心疼得快要窒息了,却如同浑身灌了最甜的蜂蜜……

最后,我颓然地坐在地上,垂下脑袋,一直抹着眼泪。发现真相以后,我并没比之前轻松多少,反而更绝望了。

“真的不行,他是我的师尊啊……我视他如父,真的不能做出这种违背伦理的事……”

“倘若他对你有超出师徒情谊的感情,你还是这样想么?”

我使劲摇头:“他不会的,他不喜欢我……”

“你没问过他,又怎会知道?”

“我不想问他。我只想当他的徒儿。”

“你的反应可不像是只想当徒儿。”他缄默良久,终于缓缓说道,“若他想娶你为妻,你会答应么。”

…………

※※※※※※※※※※※※※※※※※※※※

————————————我是完全走亲妈路线的闪闪小天使分割线——————————

昨天抽到的30名积分妹纸是这些:

学生妹纸:小卷毛的榨菜、?? 、了了小姐 、Erena、南瓜会开出日普恩、晓怡_Cc 、鱼与藻 、葵 、林家墨锦、忽悠 、。。。、双鲤

幸运妹纸:yan、fiona、啦啦、DR°NihAekS_、蓝莫丽、Nee酱、清萍、-心肌梗塞的白菜 、冬宝儿、camara、采采、chris7blue 、渝紫 、蜗兔 、柿饼、bravo 、Nee酱 、张小慢、晴天绯雪

下次更新前,会随机抽13名小盆友送红包~~ :D

今日祝福:看文冒泡,明天或后天有更新!看文不冒泡,周六有更新噢~~

喜欢月都花落,沧海花开请大家收藏:(www.68wenxue.com)月都花落,沧海花开牛吧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最新章节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txt下载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牛吧文学网

猜你喜欢: 重生之算账暴殷血域迷途四分之一妖上神徒弟是病娇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少年阴阳师老婆是只仙女喵河蚌公子仙鲤鱼咸鲤鱼与驴穿书记所有人都想扒我马甲山有木兮异世之完美下属名士女神殿下每天都很绝望[基建]穿书后我成了女配的金大腿娇藏凡女仙葫黑月光拿稳BE剧本快穿之炮灰人生龙王大人是我夫小通房我的老公是奸佞天命凰谋汉侯
完本推荐: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全文阅读浮色全文阅读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全文阅读都市最强仙帝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星际之宠妻指南全文阅读异世之完美下属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青春制暖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神魔书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一定是我破碎虚空的方式不对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我有一家神级算命馆全文阅读金风玉露全文阅读一卦难求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特种兵:刷徒弟成神大小姐她又美又飒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我的生物黑科技我在末世卖麻辣烫一刀倾情大明开局就登基战场合同工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大明王冠穿成八零异能女锦衣玉令盗墓:从终极开始炮灰之爱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摘仙令重生之战神吕布全球神祇时代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美娱]红遍全球极限伏天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快穿)炮灰的人生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催妆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规则系学霸西游:从平乱花果山开始!大秦:我老爹是姬无夜玩家超正义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txt下载手机版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牛吧文学网移动版 - 牛吧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