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吧文学网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 浮屠星海

待马车在通仙台上停下, 看守者原本老远就让好了道,但见我们过去,却又猛地掏出兵器,朝着我们的方向。我正一头雾水, 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一道冷光闪过。待转过身去,竟发现身后站着那花子箫养的虎骨。

它已被无形的流水法术束住,翅膀高高张着无法动弹,是胤泽的杰作。他这动作真是快, 比我反应还快,简直就是在血淋淋地告诉我, 芸芸众生, 三等九格。若不是有胤泽在,我肯定已来这鬼地方轮了千百次。

胤泽道:“你主人都已送我们离开,你为何又要袭击洛薇?”

那虎骨不能说话, 只是抖动着身子,朝着我的方向——不, 确切说, 它是在“看”我身后的玄月。对玄月而言,一个长翅膀的老虎枯骨, 就好比我们看见人骷髅一般, 必然是很骇人的。

它缩在我背后,可怜巴巴地望着那虎骨, 爪子抓得我奇疼无比。

但是, 不出片刻, 它忽然放松了力道,试探般叫道:“嗷……嗷嗷!”

那虎骨翅膀又抖了一下。玄月扑打着翅膀飞过去,却不慎被胤泽的法术弹回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它又伸小爪子跑过去,站起来,用两只前脚掌撑在法术上,伸长脖子仰望那虎骨。

胤泽默然片刻,道:“洛薇,你这虎崽不是雪峰天虎么,为何它会认得穷奇?”

“这……”我心慌撩乱地在身上乱抓,说不出一个字。

当然,胤泽神尊是什么人,谁也别想在他面前耍小把戏。还不等我回答,他伸手朝玄月一指,玄月的毛色立刻变回了绛红。这下惨了。我踮着脚尖,偷偷缩到哥哥身后。胤泽道:“洛薇,给我过来!”

“是,是……”我耷拉着脑袋,回到胤泽身后。

“你竟私养凶兽,还想瞒天过海,好大的胆子。”

“玄月不是坏孩子……”

“你再做那种怪脸,我便把你下唇冻起来。”

我赶紧收回高高撅起包了上唇的下唇。

傅臣之及时出来帮我打圆场:“师尊,薇薇不是故意的,最初她根本不知道玄月是穷奇……”

胤泽道:“连你也帮她撒谎?”

“都是弟子的错,当时弟子愚昧,没认出它是穷奇,便买给了薇薇。”

“既然你认了,回去面壁罚跪,每天三个时辰,跪两个月。”

“是,弟子领命。”

好样的,我又让哥哥替我顶了黑锅。师尊真是个怪人。第一个把玄月变成白虎的人,明明就是幻境里的他,现在还怪我们瞒天过海。不过,现在越了解他,我就越确定,那确实只是假象。

幻境里的胤泽多温柔,会在河岸边赠我金莲,幻化萤火,还会在我跌倒时为我指路,对我微笑。现在这个胤泽根本是个裹了美人皮的夜叉。不过,好在他力量够强,也够自信,所以见玄月和那穷奇对望很久,他解开了束缚之术。

此后,玄月立即奔到穷奇脚下,婴孩啼哭般黏声叫着,用额头蹭那穷奇的爪骨。穷奇也垂下头来,与玄月耳鬓厮磨。

傅臣之道:“难道,这穷奇是玄月的娘亲?”

胤泽走上前去,观察了一下穷奇的身体,疑惑道:“你们是在何地领养的玄月?”

傅臣之道:“在我们故土溯昭,仙界以北。”

“奇了。穷奇乃共工后裔,体内灵气十成性水。北天是玄武之天,玄武司土,北天境内有许多穷奇的克星。穷奇生性聪明,按理说,应该不会随便进入北天。一个带着幼兽的母穷奇,更该避免去那里。可是为何……”胤泽在那穷奇脊骨上摸索了一下,“这伤痕,分明是‘玄武之崩’造成的。”

我道:“‘玄武之崩’什么意思?”

“是高等土系仙术,只能在玄武之天境内施展,有尘岳神力加身,破坏力极大。”傅臣之思索了一阵,道, “这是不是说明,此穷奇是死在北天下?”

胤泽道:“成年穷奇相当凶猛,若是在其它地方与之对抗,即便是仙尊也不敢掉以轻心。但若是在北天境内,它被‘玄武之崩’击中,那是必死无疑。”

“那这是为何?”不解地望了一眼玄月,却见它在我面前挥爪子,一副急切的模样,我蹲下来道,“玄月,你是不是想说点什么?”

接下来,玄月做了一堆匪夷所思的行为:它去咬了一堆草,铺在地上,张大嘴,慢悠悠地走到草地上,低头把什么东西放在地上。它趴在地上,欢乐地打了个滚,跳来跳去。突然,它回头,眼神惶恐。然后,跳到右边,气定神闲地用爪子刨了刨下颚。接着,再跳回左边,害怕地叫了一声,一边悲痛地叫着,一边跳到了另一块地上。它望了望天空,用两只爪子撑在一块石头上,猛地拧头,望向跑过来的方向,挥了挥爪。最后,它又跑回那个方向,肩膀绷起,学着成年老虎的模样,凶吼了两声,抬头望了望天,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背脊,长啸一声,摇摇摆摆两下,趴在地上,变成了一块小虎皮毯子。

我顿时醍醐灌顶,倒抽一口气:“竟是这样!”

玄月睁大眼望向我,似乎很期盼。我一拍头:“你今天变回原来的颜色,找回了男子汉的尊严,心情很好,都恨不得吃素积德了。但你吃草过敏,所以晕了过去。没事,玄月,跟着我混,还是有肉吃的。”

玄月伸长了舌头,倒在地上。我温柔地微笑着,像母亲一般抚摸它的脑袋,却一股力量打开了手。

我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很快反应过来是胤泽做的,回头委屈地望着他:“为何打我啊?”

胤泽丢给我一个“汝已朽木不可雕”的眼神,道:“不要不懂装懂。”

“如此沟通,玄月也能活到现在,也说明穷奇生存之力确实强悍。”傅臣之摇摇头道,“应该是玄月母亲叼着它在草地里散心,它却被一个长胡子的仙人抓走,母亲追去救它,却中了从天而降的土系仙术,所以死掉了。”

“……是这样吗?”这年头的男子何故都如此可怕?竟比黄花大闺女还了解小动物。

当然,最可怕的是,胤泽竟未就此罢休,愣是去阎罗王那里查了生死簿,找到了玄月母亲的死因。果不其然,与傅臣之说得一样,杀死玄月母亲的,是个擅土系法术的仙,而且还与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岳翁。

这一切统统对上号以后,胤泽那双惯窥世事的眼,又一次朝我俩望过来。

我和傅臣之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确实也没法瞒下去,只好把所有事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听毕,胤泽竟未太吃惊,只淡淡道:“说。为何瞒着我。”

我道:“我……我们不想给师尊惹麻烦。”

“你话说反了么。”见我脑袋越垂越低,胤泽望向别处道,“罢了,这事恐怕不像你们想得如此简单。况且既然溯昭已被隐藏起来,那肯定已不在原先的位置,想找到它,绝非一两日的事。先随我回去,我们再从长计议。”

玄月再次被封印,与母亲依依惜别,这一路上都很反常,乖乖地趴在我怀里,一点也不闹腾,想来是很想娘亲。我觉得它是很可怜,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它跟着我混有肉吃。

此后,我们回到了清鸿山。胤泽让几名仙君去寻找如岳翁的下落,又跟我师父高阳灵人、师伯虚星天君打了个招呼,说要让傅臣之带我回房宿,便自己先用法术离开了清鸿山。

师父如何也没料到,我会拜胤泽神尊为师,悔得肠子都青了,和其他人一样,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柔离还是颇有骨气,对我还是傲慢得不得了,还抱着胳膊瞪了我几眼:“那又有什么关系,要不了多久,我也会搬到少微,你别以为三师兄就是你的了。”然后,继续缠着傅臣之,笑得天真烂漫,问得滔滔不绝。

我和傅臣之不过在清鸿山待了半天,便到隔壁一座城,乘大鹏,踏上去天市城的路。

我们出发时,天色已晚,但去天市城的人还是很多,一路上经过仙界无数城,不出多久,数里长的大鹏背上竟已坐满了各路神仙。大鹏扶摇而上,同风而起,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这么大的飞兽,激动得一直从鹏头走到鹏尾。

大鹏可是名扬六界的名兽,因为体积太庞大,只会停在大都城的驿站。而且,它的最终站只有四个:青龙之天的天市城、朱雀之天的太微城、白虎之天的少微城、玄武之天的紫微城。

这四大城市是仙界东南西北天的四座首府,每一座均是软红十丈,九衢三市,有直通神界的无垠之井。东方之天有七颗星宿,天市城在中央的房宿上。

胤泽神尊在仙界最大的住宅,与他设立的学府,也都在天市城。

要去这么有面子的地方,我自然又紧张又兴奋,但因多动过头,被傅臣之训了一顿,才乖乖坐下来。

傅臣之道:“等再见到师尊,他若不提溯昭之事,你也绝不可再提。他若提起,你也莫要让他介入此事。”

我点头道:“我肯定不提,这毕竟是我们自个儿的事。”

傅臣之道:“并非这般轻巧。我听传闻说,师尊与天帝关系很紧张,因而才久住仙界,非天帝召见,不回神界。师尊是溯昭氏的至高神,其实对整个溯昭而言,天帝无足轻重。他若介入此事,帮我们除掉开轩君或如岳翁,若有心之人将事情捅到天帝那里,怕会给他扣上私结党羽的帽子,处境会更尴尬。”

“原来如此……可是,他们为何会关系紧张?”

“我觉得是因为师尊的个性。你也感觉了吧,他脾气挺臭的。”

“哈哈哈哈哈……”我笑得缓不过气来,“你也这样认为?我还以为是我想多了呢。”

“哪有,他这脾气简直闻名天下,连魔帝都知道。每次交战,魔帝都会挑拨天帝和师尊几句。但最好笑的是,天帝竟无法反驳他。”

在背后说师尊坏话,真不是好徒儿,但我俩光讨论胤泽神尊的为人,都觉得趣味多多,足以打发飞行时间。

原来,胤泽这个性压根儿就没变过。

盘古开天辟地后,身体崩塌解体,头成天,脚为地,前颅成神界,后脑成魔界,两个世界平行且相反对立,由天地间最大的裂缝——神魔天堑连接。

有了这通道,也就注定此二界不得安宁,神与魔在历史上交战过无数次,并各自拉帮结伙:神管仙,魔管妖,鬼界两耳不闻窗外事,负责收两边丢来的垃圾,譬如说曾经的仙君,现在的花子箫。至于凡人,仁者成仙神,邪者成妖魔。

在头几次神魔交战中,立下大功的神将里,便有胤泽神尊。早先天帝最是器重他,但天帝是个多情之人,胤泽却冷漠独断,二人不论在政事上,还是在私交上,都很是合不拢。

而司风之神八面玲珑,司土之神温厚踏实,司火之神热情忠诚,有这一对比,天帝心中的天平便渐渐歪了。外加有人煽风点火,就闹成现今的境况。甚至还有坊间传闻说,天帝已有打算栽培下一个沧瀛神。

母后从小便告诫我们,做人很重要,这话确实是一点不假。

抵达天市城已至深夜,只剩满城华灯璀璨。我发现这里真是块宝地,因为处处是水,连星空中都流着清河,其中有银鱼游过,一如漂移的星子,发光的花瓣。沧瀛府建立在城郊的仙山上,我终于能自己用纵水术飞一次。

抵达府邸,管事说神尊去了浮屠星海,让我们先在厢房歇息,隔日再找他。但想到哥哥第二天要带我逛天市,我激动得睡不着,出来溜达。跟仆人聊了几句,得知浮屠星海离沧瀛府不远,翻过一个山峰就能到。

于是,我拎着一壶茶,翻过山峰去找师尊。

起先,我以为浮屠星海只是个漂亮的地名,没想到翻过这个山头,眼前的景象差点闪瞎我的眼。它居然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由星斗堆砌成的海!

以前在书中读过各式各样关于银汉的描写,都不足以描述此处一分缥缈美丽。

在此处,我完全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只看见上天下地,尽是流转的澹澹飞星。

仙山上,冰轮下,清云之中,天水倾泻,玉管凄切,不知是从何而来。

一道长长的悬崖伸入星海,上面站着一个孤傲的人影,他身后数尺处,放着一个琼桌,上有一个酒壶,一盘下了一半的棋。

看来师尊今夜是幽人独往来,颇有雅兴,自己跟自己下棋,自己跟自己喝酒,自己霸占着这一方美景。

见他正眺望星海远处,我轻飘飘地落在他背后,轻手轻脚地靠近。

谁知走到一半,却听他道:“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此处做甚么。”

敢情他是脑袋后面长了眼睛?我嘿嘿一笑,在桌子上沏好茶,双手奉杯,在他身后跪下:“师尊,多谢您收我为徒,洛薇来给您奉茶啦。”

“跑了一天不累么。”他依旧背对着我,只微微转过头来,“你可知道,清鸿山离房宿有多远?”

我始终觉得,神保持着年轻的样子,是一件很不对的事。胤泽回头这一望,虽然只有个侧脸,但那雪峰般的鼻梁,那水墨般的眉眼,被那黑亮的长发一衬,在这明耿耿的浮屠星海中一晃,真是让我的小心肝都快碎掉了。

师尊,您可是老人家,长成这样真的好么?相比师尊长成这样,我更希望自己未来郎君长成这样啊。

我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调整内息,淡定道:“师尊,徒儿知道这一路有多远,但徒儿第一天拜师,奉茶之礼绝不可少。”

胤泽道:“哪有人会半夜奉茶拜师?”

我笑道:“没事,师尊觉得半夜奉茶不正统,明儿徒儿再给您奉一次!哦,不不不,真是该死乱说话,应该是,以后徒儿天天都给你奉茶。”

“油嘴滑舌。”话是这样说,胤泽却转过身,接过茶盏,浅浅品了一口。

见他喝完,我笑盈盈地接过茶盏,端回桌子上,又把椅子搬过来,放在他身后:“师尊站着辛苦了,我扶您坐下。”

语毕我搀着他的胳膊,让他坐在椅子上,然后跪在地上,为他捶腿。

胤泽冷冷地哼笑了一下:“你到底想要什么,老实招了。”

“您这样说,就太伤徒儿心了。徒儿见此处风吹露寒,想着师尊肯定有些疲惫,才来给您捶捶腿。”我挠挠脑袋道,“我原本就只是个小小水灵,如今成了孤儿,在这偌大的仙界也受了不少欺负,除去哥哥,就只有师尊真心待我好。师尊的义重恩深,徒儿恐怕此生都无以为报,只能跟在您身边做牛做马,任您差遣。”

胤泽静默地望着我半晌,轻叹一声:“起来吧。”

“是!我再给您揉揉肩!”

“不必。”胤泽站起来,指着星海远处道,“想去那边看看么。”

“想想想!”我快速答道,又有些迷惑了,“为何……”

胤泽拾起袍上的罗带,并着食指与拇指,在上面划下一道光,把它递给我:“抓紧这个。”

我点点头,接过那条罗带,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他身形一闪,一瞬间便把我拽到了星海中央。我吓得惨叫一声,立刻松手去捂眼睛,结果整个人往下掉去。

胤泽赶紧伸手朝下一点,用云雾把我托起来,再指了指我的手。那罗带自动缠在我的手腕上。他道:“不要解开,否则你自己纵水慢慢飞罢。”

我拼命点头。然后,他带着我,飞过了万里星辰。不过刹那间,我们所站的山峰已消失在视野中。他飞行速度极快,冷风擦面而过,鼓起我们的衣袍与长发,着实是又冷又舒爽。

开始害怕得哼都哼不出来,等渐渐适应了,我总算挤出一句话:“原来,当神仙腾云驾雾的感觉如此好……”

胤泽道:“这不过只是仙的飞行之术。神可刹那穿越山河,无需腾云驾雾。但我没法带你如此做,若穿行那么快,你的肉身会解体。”

“解、解体……好可怕。”

他飞得又稳又快,时常给人一直错觉,便是星海都由我们操纵一般。如此再对比纵水登天术,我们溯昭氏显得好悲催。

我道:“师尊,我有没有可能学会这种飞行术呢?”

“若你一直为灵,不可能。”

“那我可不可能修仙呢?”

“我告诉过你,清气难聚,浊气易聚。灵体修成仙几率几乎为零。”

“说了半天,我就是完全不可能学会飞了嘛。”我鼓着腮帮子,自己气了自己一会儿,又开始耍赖皮,“师尊你不是神吗,神无所不能,就教教我吧。飞行好威风,我想学。”

“那也没法让灵变成仙。你若真想学会飞行,只有一条路,便是聚浊气妖化,再成魔。魔不仅会飞,还会无影移动,比神威风。”

我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要了。我才不要当妖,总是被仙杀。何况我是师尊的徒儿,才不要去当坏蛋。”

“那就好好练纵水登天术,熟练后能提速。”

我用力点头:“是!”

这一刻,我答得很有精神,心境却并非如此。

细看来,桂花三秋凋谢,蜉蝣朝生暮死,薤露晓时风干,却无情无怨,是以不明悲欢离合,不懂春恨闲愁。

凡人几十年寿命,尚且笑他们命短,我可以活三百年,在这世上也并无寄托,然每次与师尊进行如此对话,心底这一份淡淡的遗憾,究竟从何而来……

环顾四周,天上地下,繁星一片。这里如此之大,我们跑了许久,竟仍未看见边境,取名为浮屠星海,真是一点也不夸张。

终于,我们在一片云雾上看见一个小摊铺,上挂“铁口直断”。

一个白发老仙系着球状发髻,坐在一头毛驴上,一身黄袍洗得发白。

他原已恹恹欲睡,见我们靠近,他从铺子下方掏出一双镶了银片的靴子,冲我们招招手:“追星靴追星靴!跑累了便来买双追星靴吧!宝靴追星在手,浮屠星海随意游!”

胤泽原本无意搭理他,我却有些好奇地喊道:“这位老仙,你不是算命的么,怎么开始卖靴子了?”

见我们开始对话,胤泽也在他摊铺前停下。

“你要算命也行啊,这可是我老本行,尤其是……”老仙望着我俩,凑过来眯着眼睛小声道,“姻缘。”

————————————我是对自己写文自控力很无奈的闪闪小恶魔分割线—————————

※※※※※※※※※※※※※※※※※※※※

对不住大家……本来想赶在12点前更,今晚略有点失控,写脱了= =。本来应该是写到交代胤泽背景就结束,结果交代完了想,快到天市城了,就写到天市城吧!结果写到天市城,想,马上道浮屠星海,让薇薇去见下师尊跪个安再结束吧……然后见到了师尊,想,在星海里飞一下吧!飞了以后,再对一下话吧!对话完了我想,不行,不能停在薇薇这么忧桑的地方,再遇到老仙人吧……最后因为太晚,总算刹车了,妈妈的……

——《论一个作者在控制写作量方面是如何弱爆了》

————————————我是对自己写文自控力很无奈的闪闪小恶魔分割线————————————

昨天的积分已经发送给下面10位抽到的小盆友,请到后台查收:)

Barablue、不爱喝水的怡宝、微醺的风、君子不可以泽、马伊豆、phosphor2009、张艺兴、mai、朵朵琳、蓝莫丽

喜欢月都花落,沧海花开请大家收藏:(www.68wenxue.com)月都花落,沧海花开牛吧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最新章节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txt下载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牛吧文学网

猜你喜欢: 暴殷五更钟异世之完美下属穿成娘道文的女主女神殿下每天都很绝望[基建]小通房求退人间界小书生缪斯仙灵图谱汉侯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心梗选手[快穿]当饭碗被抢后……丹宫之主我靠学习来修仙我的饭馆很美味天下正室含桃我养的崽登基了天命凰谋少年阴阳师重生之算账血域迷途憨攻的春天
完本推荐: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甜牙齿全文阅读戒不掉的喜欢全文阅读爱不宜迟全文阅读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全文阅读恐慌沸腾全文阅读亲昵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山河盛宴全文阅读造化图全文阅读星虐全文阅读快穿之娇妻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冥王殿重生之战神吕布这个剑修有点稳禁区之狐万道剑尊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娘娘进宫前有喜了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天道之下完美转世以后我有一个剑仙娘子长夜余火一刀倾情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大唐第一逆子我在东京教剑道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规则系学霸剑卒过河[综]无面女王影后的嘴开过光影视:从京城顽主开始当神豪房爷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我在横滨开中餐厅永恒圣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莫求仙缘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txt下载手机版 - 君子以泽的全部小说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牛吧文学网移动版 - 牛吧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