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吧文学网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 这个卧底我罩了

这个卧底我罩了

直到进了家门, 陆白羽都依然没把手放开。

家里的灯光柔和,一切都还和出门前一模一样。像是主人只寻常出了个门,带着一身倦意晚归,被熟悉的温暖和舒适扑面而来, 妥帖包裹全身。

陆白羽合上门,握了握他的手,俯身去替他拿拖鞋。

他的力道很轻缓,顾平明随着向前走了两步, 身上湿淋淋的泥水落在素色地毯上,显眼的污渍刺得他瞳孔微缩,忽然松开了手,立在门口不再迈步。

陆白羽拿了拖鞋放下, 半跪在地上抬头, 目光落进他依然恍惚的瞳底, 起身去拉他的手:“平明,进来。”

会弄脏的。

心底的纷杂情绪被黑眸宁润的光芒暂且抚慰下来, 却没能就这样随之消散。

顾平明的目光定定落在他身上, 嘴唇动了动, 想要开口,陆白羽却已主动抱住他, 微仰起头吻上去。

触上来的唇瓣柔软微凉,顾平明胸口蓦地缩紧, 急促喘息着, 早已不堪支持的气息彻底乱了套:“白羽……”

他的接近会给陆白羽带来危险, 这样的危险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对方的安全——而他没能把陆白羽保护好,甚至险些害得对方因为自己而身陷险境。

这样的认知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而着他,早已痊愈的伤口重新绽开,磨得鲜血淋漓。

只差一点,他就把人弄丢了。

陆白羽极轻地应了一声,依然认认真真地吻着他。

年轻医生的亲吻毫无技巧可言,只是诚恳而稚拙地将整个怀抱都交托出去。舌尖一点点撬开他的唇齿,把自己的气息也一并交融进对方的口腔,一手护在他背后,依然慢慢劝慰似的轻柔拍抚。

心底横生的荆棘在温柔的亲吻里渐渐枯萎,顾平明心跳愈快,急促地撞在胸口,刺痛不止,几乎已令他眼前生出一阵阵黑朦雾气。

绷紧的身体到了极限,终于不堪重负地发出示警。

察觉到怀抱里的身体力道渐沉,陆白羽停下亲吻,稍稍向后撤开,迎上他的目光想要说话。顾平明却已经失去意识,无声无息地一头栽倒下去。

陆白羽及时伸出手臂,在他摔到地上之前,稳稳接住了颓然倾倒的身体。

年轻的医生早已锻炼得沉稳果决,没有因为自己把人亲晕过去而生出半点慌乱,抱着人除下衣物放进浴缸,放好热水泡开草药,从系统商城兑换出专用的药物,转眼有条不紊地开始了忙碌。

*

被亲昏过去的顾警官醒来时,已经被扒得一干二净地泡在了浴缸里。

微烫的水沁着草药香气,舒缓着酸痛僵硬的身体,意识缓慢回笼,眼前的一切由模糊渐渐清晰。

顾平明花了些时间才回想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回忆停在那一通电话,心头骤然悬起,带着一身的热水霍然就要站起,脱力的身体却没能及时做出相应的动作。

起得太急,他的眼前再度短暂地黑了黑,险些就要一头滑倒,原本伏在浴缸边打着瞌睡的身影却已及时起身,将他稳稳抱住。

“白羽……”

小大夫还在,不仅在雨里找到了自己,还把自己好好的带回了家。

拥着身体的力道稳妥安然,顾平明胸口些微起伏,眼眶不禁涩得发烫,低头去找他的手。

陆白羽扶着他重新靠回浴缸,叫顾平明拉着自己的一只手攥实,左手垫在他背后,扶着他重新靠坐稳当。

黑眸被蒸腾水汽沁得越发清湛,顾平明的目光重新片刻不移地落在他身上,陆白羽在他的注视里弯了弯眉眼,俯身用额头去试他的体温。

顾平明却没有放松,一手捧住他的脸颊,指腹抚过颊侧硌出来的淡淡红印,目光落在年轻医生眼下明显的青黑上:“怎么不去睡觉?”

话已出口,他才发觉自己的嗓子竟已哑得厉害,禁不住咳了几声,装着温水的玻璃杯已被送到了唇边。

一整晚的劳心劳力,年轻医生的右手已有些不堪重负,微微打着颤,水却依然端得平稳。

顾平明抬手接过水杯,抿了两口放在一旁,另一只手小心翼翼覆上他一伤再伤的右肩。不敢用力,只虚虚拢着,眼底墨色却凝得几乎滴成分明疼痛。

“不疼。”

猜出了他的念头,陆白羽眼中透出浅浅笑意,温秀眉梢柔和地弯了弯,谨慎地估量过浴缸剩余空间的大小,也撑着缸沿迈了进去。

顾平明微怔,下意识张开臂膀,让他的小大夫靠上来。

陆白羽蜷膝伏在他腿间,在温热水流里俯身,贴上顾平明的胸口,闭上眼睛听着他胸腔里的呼吸音。

单薄的身体安安静静偎在胸口,纤长翦睫被水雾氤氲,微微颤动着,神色依然透出一贯的专注柔和。

胸口纠葛着的情绪被温柔的碰触轻缓释开,顾平明抬手抚上年轻医生服帖的发尾,胸口轻缓起伏。

居然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对于自身状况的关注只一瞬就被新的念头占据,顾平明低下头,陆白羽身上依然穿着回来时的衬衫,没来得及换下,虽然被热气蒸了一阵,贴上肌肤时却依然能察觉得到分明凉意。

心口止不住隐隐发涩,顾平明环臂揽住丝毫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年轻医生,低头轻轻吻着同样冰凉的发顶。将整个人都圈进怀里,让花洒的水流正好能落在陆白羽的身上,抬手去解他衬衫衣扣。

陆白羽的手在领口阻拦一瞬,被他握着移开,一颗颗扣子依次解下来。

止痛剂对于原装身体的效果有限,陆白羽特意给自己加了一针止痛针,现在效果还在,不觉得疼,动作上自然也少了诸多顾忌。

一整晚的奔波劳碌,他肩上的伤处已青紫得骇人。

顾平明微眯起眼睛,瞳光被刺得狠狠一缩,小心翼翼地将他揽在怀里:“白羽,对不起……”

道歉的话只说了一句就被封住唇齿,年轻医生两只手都倒不开,熟练地用双唇堵住了他不及开口的下文。像是担心会再把他亲昏过去,只稍停一瞬,就在他的嘴唇上轻柔地蹭了蹭,体贴地向后撤开。

顾平明:“……”

顾平明:“白羽,我其实可以——”

话音未落,已经被陆白羽抬手捂住。

被水沁得温热的手掌贴在他的唇间,顾平明心口轻跳,本能屏息。

花洒下的温柔水雾里,他的小大夫仰头望着他,黑眸被洗得清亮润泽,认认真真一字一顿:“不遵医嘱,要罚。”

……

自己道歉的又哪是这个。

顾平明苦笑,却依然没有再多开口,只是轻轻点头,坦诚地展开臂膀:“陆医生——打算怎么罚我?”

他甚至在期待陆白羽能认认真真的罚他些什么,像是在警院里受到的那些惩罚一样,跑圈,负重蹲起,训练量翻倍。身体在彻底疲倦无以为继的时候,胸口的压抑窒涩就会变得轻很多,即使过后依然会卷土重来,也能享有短暂的空茫。

他心里难受,这种压抑更甚于伤,急需通过某些途径释放排解。

陆白羽稍垂下视线,像是在认真思索着惩罚的方式。顾平明心跳得稍快,本能稍稍收紧手臂,年轻医生的眸光却已亮起来,撑起身体覆上他胸膛,侧身凑在他耳畔。

顾平明呼吸微摒,等着他开口说话,等到的却是耳垂上细微柔软的钝痛。

钝痛分明,没有立即挪开,稍一停顿,辗转碾磨。

顾平明狠狠打了个激灵,呼吸陡然粗重。

陆白羽揽着他的肩背,身体整个毫无防备地覆在他身上,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不遵医嘱的惩罚。

自己都被咬了那么多个世界的耳朵,无论如何也理当还回来一次。

想用些力气,把难以用言语说清的情绪彻底传递过去,却又怕力气使得太过,真咬得他疼。陆灯徘徊两难,力道使得忽轻忽重,全然不曾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在身下人受来有多煎熬。

浴室很安静,只有淅沥水声。陆灯仍在盘算着是不是该最后用上些力,揽着肩背的手臂却忽然收紧,灼热气息贴上耳畔:“陆医生……罚完了吗?”

不同于每次半开玩笑叫出的称呼,耳畔的嗓音喑哑发烫,仿佛溢出有如实质的深情。

他的动作突然,陆灯怕真咬伤他,松开唇齿茫然侧头,却已被顾平明俯身吻下去。

即使情动到深处,顾平明也依然记得他的伤,一臂垫在他身下,妥帖地护持着他肩上的伤处,宽展肩背挡过可能会呛在鼻眼的水意,低头深吻下去。

小大夫居然认为他被亲晕过去是个常态,这种事必需纠正。

他迫得不紧,陆白羽尚有余力,浓睫一敛,黑眸里迷茫散去,只剩下明净深彻的无声深情。

顾平明稳稳揽着他,目光透进静水流深的温彻眸底,卷敛着溺进粼粼波光,心底的念头终于彻底凿实落定,在泛着药香的温水荡开涟漪。

*

浴缸碎了。

*

旧房子里的老物事,禁不住折腾也是正常的,能顽强地坚守到最后一刻才碎,大概已经是给面子到极限了。

在见不得人处其实资产过亿的顾老板背后紧了紧,把好好护着毫发无伤的小大夫捞出来,小心翼翼亲了亲额头:“我再给你换……”

陆白羽已经不剩多少力气,半睡半醒靠在他臂间,迷迷糊糊扭头去看,被顾平明侧身挡住视线,扯下浴巾裹着人抱了起来。

不知道药浴里都有什么成分,结结实实折腾了这一宿,他的身体倒比预料中舒适得多,心肺旧伤都妥帖安稳,连起初的酸痛僵硬也已淡不可察。

顾平明轻轻松松抱着人进了卧室,先把陆白羽从头到脚细细擦干,用被子裹好,才有时间草草替自己擦了擦水,简单套上件T恤,一身清爽地回了床边。

小大夫乖乖裹在被子里,大概是体力消耗的太多,唇色有些淡白,眨着眼睛仰头看他:“你的事……”

“不管它。”

顾平明把取来的睡衣放在床边,揽着陆白羽坐起来,仔细避着伤处给他套上,拿过吹风机替他吹着头发。

陆白羽靠在他臂间,一会儿头就垂下来,又尽力打起精神坐直。顾平明看得忍不住,索性自己也坐上床,把人圈在胸口,低头轻轻吻着他的发尾:“放心睡,我不走。”

时至半夜,离限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请他喝茶的人再没有眼色,大概也该看得出他这是不打算去了。

他的手机摔坏了,身上又没有其余能紧急联络的方式,那些人被拷了一地,蹲在雨里的那两个应该也知道要怎么处理。

人都在怀里了,他哪里都不想去。

陆白羽微仰起头,原本已困得光芒微眩的黑眸安静地眨了眨,迟了一刻才彻底理解他的话,忽然一头栽进他怀里。

顾平明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连忙抬手捞住查看,却发现他的小大夫居然已经不管不顾地睡熟了。

居然困成这样……

顾平明哑然轻笑,认认真真把最后一点发潮的发尾吹干,拔下吹风机放在床头,抱着陆白羽小心地搂进怀里,满满圈住。

他的家在这儿,他哪儿都不去。

雨像是懂人的心思,只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小了一阵,这时候又瓢泼起来。窗外电闪雷鸣,家里却依然安宁温暖得像是个恒久的梦境。

天明渐晓。

顾平明打了个激灵,忽然睁开双眼。

身边是空的。

被子稍塌下来,还能隐约看得出曾经有人躺过,被体温焐暖的被褥也还不及冷却。即使清楚这该不只是个梦境,顾平明心头也骤然悬高,一跃起身冲出卧室。

陆白羽从洗手间推门出来,迎上他近乎惶恐的目光,快步上前想要开口,已被他一把抱在了怀里。

“我在呢……”

拥着身体的手臂依然紧张得近乎悸栗,陆白羽轻轻拍抚着他的脊背,在他颈间蹭了蹭。

怀抱盈实,顾平明的眉峰却反而蹙得愈紧,一手覆在他颈后探了探,低头用脸颊试他额温:“怎么这么凉?”

“早上本来就凉,不要紧的。”

陆白羽弯弯眉眼,温声安抚了一句。低头看见他仍赤着站在地上的双脚,哑然地挑了挑唇角,半跪下去扶住他的膝弯,把自己的拖鞋给他:“我刚刚看见了,浴缸——”

浴缸早就不结实,只是一直没换。他其实昨晚就迷迷糊糊听见系统示警了,只是当时实在无暇多管,系统居然也咬牙帮忙撑到了最后关头,才因为能源不足让浴缸碎成了一地。

止痛剂的效果过了,今早肩上的伤又开始疼。他有心让系统多休息一会儿,自己找了支止痛针注射,已经尽量放轻了动作,却还是把顾平明惊得醒了过来。

“我再给你买,买个大一点的,一定比这个结实。”

听他提起浴缸,顾平明打了个激灵,立刻开口保证。

看着他尤为紧张的架势,陆白羽眸底透出分明笑影,轻巧地转回话题,心安理得地起身张开手臂:“节约资源,这样就不凉了。”

心思才从依然没把人弄丢的余悸中回神,看着面前一本正经要抱的小大夫,顾平明怔了片刻,才被脚上多出的温暖扯回注意,心头一紧,连忙把人整个抱起来:“我有什么要紧……着凉了怎么办?”

“你是病人,怎么不要紧?”

天色还早,不到上班的时候。陆白羽伏在他颈间满足地蹭了蹭,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句,打着哈欠闭上眼睛:“我又不用走路……”

顾平明哑然,低头吻了吻年轻医生温秀的墨色眉睫,抱着他的手臂挪了挪,把人揽得更稳当:“好,以后都不走路了。我就一直抱着你,把你拴在身上,谁都抢不走,好不好?”

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话,他的瞳底却带了异乎寻常的认真,像是在做出某个许下了就绝不会更改的承诺。

陆白羽抬头望了他一阵,眉眼弯起来,轻轻点头:“好。”

顾平明低头吻了吻他,抱着人回了卧室,揽着他躺下去,俯身抿开额发:“我处理一些事……就在床边,马上回来。”

他这些天都一直跟着陆白羽回家,索性把不少东西都放在了这里,虽然手机被摔得彻底没了修好的希望,电脑却还是能进行必要的联系的。

年轻医生似乎真只是起身上了个洗手间,听话地被放回被子里,抱着他塞进怀里的枕头,不多时就又安然睡熟。

顾平明在床边守了一阵,嘴唇在他额间碰了碰,起身去拿回了电脑,放轻动作敲打着键盘。

局长的判断很果决,昨晚抓住的那几个都被带回去控制了起来,会有和他一样不具身份的专人进行审讯,合适的处理成线人,不合适的就都交给他当成筹码,从头到尾都没有暴露警方的存在。

绑架连人质都没能到手,去绑架的人反而都没了踪影。昨晚信心满满要请他喝茶的人显然也被震慑得不轻,到现在还依然没有新的动静。

这样不顾一切地闹了一出,当初的铁血手段隐约露出端倪,反而叫不少人都猜测着他是不是要重新出山,几个势力已经迫不及待地发出消息示好,纷纷表示愿意帮他扫门清路,试探着询问他有没有什么要帮忙处理的琐事。

顾平明切换着几个页面慢慢浏览,一手握着小大夫微凉的手,指腹触在腕脉上,瞳底光芒渐渐暗沉。

身上这么凉,陆白羽至少出去了十分钟,心率些微急促,衣物覆着的手臂脖颈都隐约湿冷,显然不是去上洗手间的。

他昨晚极小心地避开了陆白羽的伤处,一点都没有碰到,也没叫陆白羽使过力。可毕竟要在那些凶神恶煞的混混手下脱身,加上在雨里淋了那么久,夹板都因为湿透不得不拆了下来,怎么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

一想到小大夫凌晨被疼醒,又不愿惊动他,一个人偷偷去用止疼药,顾平明的胸口就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着似的疼。

陆白羽不愿叫他知道,他也不开口戳破,可该报复和震慑的,还是该一项项还回去。

敲下一串足以叫那个见不得光的世界动荡不轻的回复,顾平明合上电脑,周身稍许阴沉的气势转眼散净。试着从陆白羽怀里往外抽了抽枕头,没能抽得动,只好卷卷衣物枕着躺下去,把人连枕头抱进怀里,低头亲了亲额头。

原本就是因为离开的太过仓促,身份才会游走在两边同时不能见光的夹缝间。

有人敢把心思动到陆白羽的身上,只用常规手段是没办法彻底把人护得住的。在退路被彻底铺好之前,他也不是不能回到那个叫人闻风丧胆的黑市老板身份,再让那些人多上几天的不得安生。

※※※※※※※※※※※※※※※※※※※※

顾·被亲晕·抢不过枕头·单手碎浴缸·警官:超凶。:)

系·坚守浴缸·亲手卖白菜·切腹·统:宿主不想走路可以买车的!!很便宜我来买哇!(つДQ)

#还有轮椅!#

#轮椅也行!!#

#电动马达小轮椅了解一下吗!!#

——————————————

今天继续抽三百个红包哇!捂脸求营养液……抱住举高高转圈圈!

这个世界大概还有两章就结束啦!

浴缸是怎么碎的……我正在仔细研究,说不定能在这个世界结束之前写出来……m(回口回)m

感谢大家的厚爱qwq一定会继续努力哒!!

爱的幸运曲奇"∩_∩"手榴弹x1 忘川地雷x3 (●﹃●)地雷x1 睿渊哲瀚地雷x1 Meatball地雷x1 上善若水地x1 22737788地雷x1 梨花枝地雷x1 cielo地雷x1 Chorale地雷x1 被淹死的咸鱼地雷x1 …若曦…地雷x1 笑独眠地雷x1 问渠家的小戏精阿惜地雷x1 懿儿。地雷x1

喜欢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请大家收藏:(www.68wenxue.com)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牛吧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最新章节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全文阅读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txt下载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牛吧文学网

猜你喜欢: 快穿之美人有毒草莓印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他掌心的小灯盏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那月光和你非职业半仙你好毒情深意动:席先生别来无恙穿成霸总小逃妻这题超纲了从头开始818我那些攻略对象[快穿]回档1995溺宠之绝色毒医一诺千金大战拖延症撩闲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重生之苏晨的幸福生活渣受生存手册[快穿]娱乐圈之Show Me Your Love星际之神棍治疗师天生富贵骨
完本推荐: 小侯爷[星际]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全文阅读夏日清凉记事全文阅读穿越之幸福日常全文阅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渣受生存手册[快穿]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女户全文阅读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全文阅读天衣多媚全文阅读至尊大帝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眼睛成精了以后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道祖,我来自地球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宋先生你又装病武炼巅峰宠权海贼之我的人鱼老婆们斗武乾坤一见你我就想结婚万道剑尊龙皇武神封神系统之我是纣王我的帝国无双美食供应商承包大明超神学院之万界分身圣墟西游:从平乱花果山开始!巫女的时空旅行画春光山中田园记天唐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都市剑说剑圣大魔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超神制卡师三寸人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牛吧文学网移动版 - 牛吧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