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吧文学网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 这个宿敌我罩了

这个宿敌我罩了

顾庭凝注他一阵, 轻轻颔首:“有。”

说着,他已将人往怀里护进去,在摇晃不定的观光艇上稳住身形,朝已被炸得半毁的驾驶舱一跃而入。

舱内空空荡荡, 连人影都已不见,只怕艇员们不仅被那个失控的异能者杀戮一空,甚至连身体都已圣痕剥夺被吸收,化成了觉醒时必须的能量。

“你那时候, 就是想进来找这个异能者?”

顾庭的手臂才动,身后已传来方逸喘着粗气的询问声。

他们被遗弃在这艘转眼就要坠毁的飞艇上, 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进驾驶室碰碰运气。扫了一眼舱内的情形, 方逸同样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咬牙一锤门框:“见鬼——那时候要是不拦住你就好了……”

四周的生命气息才消散不久,杀戮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如果那时候不是康岩执意将陆淮叶控制住,强行予以惩戒, 说不定还有救下这些人的希望。

陆淮叶微垂着头靠在他胸口, 没有应声。顾庭目色微沉,将他往怀里愈护进去, 用身体将人彻底挡住:“方组长, 外面的乘客交给你,我们在里面想办法。”

情形紧急, 方逸也不再多说, 干脆地点点头, 转身纵跃出去。

陆灯已大致整理出了应急的方案,抬头正要开口,顾庭已将他轻放在艇长的座椅上,半跪在侧手臂横栏,替他稳住身形:“坐得稳吗?”

坐稳的力气还是有的。

陆灯眉眼轻展,点了点头,手腕动了动,藤蔓探入严重破坏的驾驶仪表,尝试着将已经半毁的主电脑重新勉强拼凑修复起来。

他的右手仍使不上力,痛感隔绝又已到了时间,只坚持了一阵,额间已再度密密布了一层冷汗。

没有人操纵,观光艇很快就会坠毁,必须要尽快恢复驾驶状态。陆灯将精神力与系统融合在一处,导入被启动的主电脑,强行将瘫痪的驾驶程序重新运转。

观光艇猛地一震,坠势忽然渐缓。

冷汗顺着额角滑落,将视线浸得模糊,眼眶蜇得生疼。

陆灯长舒口气,暂时放松下来,仰头想要眨去冷汗,身体却忽然被圈进怀里,重新在驾驶位上坐下。

纯血先祖将他揽在臂间,指腹轻柔抹去他沁在眼尾的冷汗,单手掀开他微潮的衬衫衣摆。

敏感的碰触令陆灯身影一绷,本能抬头,耳根腾起红晕:“现在——”

“现在你需要力量,你的圣痕不太好找,别紧张……”

迎上黑眸中微怔的光芒,顾庭微笑起来,唇畔碰了碰他的鬓角掌心覆在他腰间,催动力量输送过去。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解释,却因为嗓音添上的一丝低柔微哑,反而多了欲盖弥彰的暧昧。

陆灯忍不住抿起唇角,将脸颊埋进他怀间,耳根愈烫,胸口反而奇迹般地平静下来。

背后的拥抱坚实,力道坚定得仿佛从未生出过半点犹疑。眼前危机无限,他却只觉得安心。

这种随时随地都可交付的信任让他胸口发烫,刚被抚去冷汗的眼尾,再度被滚烫的水意沁得濡湿。

力量不断涌入,身体也随之回暖。陆灯握住他的手,抬头示意他将自己放下,顾庭却依然稳稳抱着他:“淮叶。”

陆灯抬头,极轻应声。

驾驶舱已经被炸毁大半,剩下的外壳也在激烈的狂风中被卷刮殆尽。狂风凛冽,顾庭放出血芒将两人护住,微笑起来,低头亲了亲他的鬓角:“就算真会坠毁,这趟旅行也很值得。”

他的语气温存坦然,覆在腰后的温度分明沁凉,低醇的嗓音却像是一壶烫水,浇在陆灯冻得冷透的胸口。

迎上那双眼睛里的柔和光芒,陆灯舒开眉眼,用力握紧他的手:“不会坠毁的。”

他们的旅行还没有结束,那幅画都还没有画完。

不会就这样坠毁的。

*

重新平稳下来的观光艇,终于让惊恐的乘客生出了些许希望。

勉强拼凑起来的主电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出问题,等到能量彻底转化,陆灯的身体也已基本恢复,被顾庭扶着在地上站稳,细致地整修了一遍各处零件。

“顾先生,淮叶,救援就快到了,还能再撑一会儿吗!”

方逸撑着门沿跃进来,抹了把额间的汗,提声问了一句。

康岩虽然逃逸,特勤局却已接到了报警的讯号,几艘巡逻艇已经加紧赶来。只要再支撑一阵,就能把艇上的乘客都平安引渡出去了。

系统还在兢兢业业地操控着航向,只要主电脑被藤蔓固定住的零件不掉下来,就该是能再支撑一阵的。

陆灯点点头,撑身站起。

自己必需留在这里,维持观光艇到最后一刻。顾庭已经将大部分力量都转让给了他,却又不肯吸他的血,接下去只要有任何变故,都会对对方产生真正的威胁。

握住顾庭因为输送力量给他而越发冰冷的手腕,陆灯才抬起头,耳垂忽然一疼。

不能再犯。

想起对方的“惩罚”,陆灯唇角轻抿,仓促错开目光,耳根止不住地腾起红晕。

顾庭微讶地挑挑眉,望着忽然泛红的小猎物,思索片刻,不禁轻笑出声,把人揽进臂间,贴在耳畔轻声打趣:“想打晕我偷偷送走,还是想再弄个奶瓶?”

……

都想了。

陆灯在他怀里继续发烫,把脸往纯血先祖冰凉的胸肩里埋了埋。

看着居然真的在认认真真改正的小猎物,顾庭心口软成一片,虽然明知道情况紧急,笑意却依然藏都藏不住地从眉间溢出来,抬起他的下颌,一本正经地俯身下去。

方逸得了答复就已转回去引渡乘客,众人也都忙着保命,按理不会有人注意到驾驶舱里的他们。

陆灯心跳些微急促,迎上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却依然没有避开。

疼。

没有意料之中的亲吻,陆灯打了个激灵,愕然抬头,顾庭却已弯起唇角,满意地揉了揉刚咬过的另一侧耳垂:“奖励。”

迎上他心安理得的坦然架势,陆灯张了张口,还是没能对这种分明霸王的条款抗议出口。

顾庭握了握他的手,笑意仍在,眼中光芒却认真下来:“淮叶。”

陆灯抬起头,顾庭这次没有再同他玩笑,低头凝注他半晌,将手臂收紧:“我听说,那座祭坛有能力把血族转换成人类……”

话到一半,观光艇忽然剧烈一晃。

特勤局的巡逻艇贴得太近,气流已经对庞大笨重的观光艇造成了强烈干扰。系统紧急修正着操纵指令,刚被递上去的婴儿却也因为这样猛烈的晃动,从母亲手中脱手坠落下去。

惊恐的呼叫瞬间响起,人群瞬间乱成一片,一道藤蔓却忽然破空追过去,将坠落的婴儿稳稳卷住。

茂盛枝叶将吓得嚎啕大哭的婴儿拢住,耐心抚慰着,轻柔送回母亲怀里。

“是异能者!是刚刚被特勤局惩罚的异能者,我在窗户里都看到了!”

异常显眼的藤蔓立即被人认了出来,人们纷纷看过去,操纵藤蔓的青年正靠在高大身影的怀里,身形单薄,寒风扯得衣物猎猎作响,脸色在灯光下尤有苍白。

他们就站在驾驶舱口,护罩毁去大半,里面的破碎零件都被藤蔓牢牢缠着,暗红的藤条上还附有一层奇异的血色微芒。

戴眼镜的中年人忽然打了个哆嗦,本能后退:“是血族……”

“血族又怎么样?他们两个是一起的,都是救我们的!”

青年高声开口,看了一眼急速退远的巡逻艇,不屑地嗤了一声,忽然撸起袖子快步上前:“你们都是血族吗?你们还要不要吸血——我身体很健康,我的血给你们随便用,只要不死就行!”

“我也来!我每天都健身,你们多吸一点也不要紧!”

“我是医生,我能帮他们抽血,你们能喝离体的血液吗?短时间内还不会凝固的……”.

方逸哭笑不得,张了张口,却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气流的状况远超预料,特勤局的巡逻艇没办法靠近,只能跟在不远处护航,血色的藤蔓捞起的不仅是那个婴儿,也是众人仅剩的希望。

委婉拒绝了总部通知自己撤离的通知,方逸随手把紧急跳伞的装置塞给身旁的青年,撸了撸袖口,朝那个医生走去。

圣痕者的血液质量,总还是要比普通人和低级异能者的强出不少的。

*

被忽然热情投喂的人群吓了一跳,顾庭下意识退了半步,迎上怀里笑吟吟的黑眸,忽然明白了陆淮叶要借用自己力量的用意。

陆灯抬头朝他笑了笑,把收集血包的任务交给他,快步朝驾驶舱里走进去。

巡逻艇不能靠近,只能想办法让这艘观光艇迫降。附近没有适合降落的平坦地面,只在不远处有一片茂盛的丛林,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去那里碰碰运气。

他能够操控森林,但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量。

还有二十分钟,太阳就会升起来。

系统一再保证能坚持住二十分钟,陆灯站在操控台前,望向已依稀亮起的天色。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顾庭从背后拥住他,掌心贴在他的圣痕上,将新的力量度过去。

察觉到身后的纯血先祖似乎有些无精打采,陆灯忍不住抿起唇角,身体放松下来,仰头枕在他肩上:“这次是用什么喝的?”

“……吸管。”

顾庭郁郁轻叹了口气,想起刚才的经历,眼前就止不住一阵阵发黑,收紧手臂把人圈进胸口:“淮叶,我不想做吸血鬼了,我跟你做人吧……”

他已经是第二次提起这个打算,陆灯心口微动,握住那只手,在掌心拢了拢。

也没什么不好。

主电脑的仪器在不断出现状况,系统尽力绕出通路,操纵着观光艇在空中缓慢转向,想要把二十分钟的时间耗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却反而越发阴沉。

顾庭依然稳稳拥着他,血芒替两人隔开愈刮愈冽的寒风,神色却不由沉下来。

不合时宜的积雨云流转凝聚,飞快遮蔽住了刚露头的一丝阳光。

雨前的气流变幻不定,艰难稳定下来的观光艇再度开始摇晃,豆大的雨滴伴着轰鸣雷声砸下来,闪电划得天边一片惨白。

好不容易生出的点滴希望再度在风雨中变得飘摇,乘客们却已不再像起初那样慌乱惊恐,越来越多的人都已渐渐平静下来。

只有驾驶舱被破坏,观光艇的防护罩却还在。激烈的风雨被无形的防护隔开,人们依旧聚在甲板上,有人跪在船舷边祷告,有人尝试着留下最后的通讯影像,也有的人甚至已经准备回到舱中去,认命地等待着最后结局的到来。

方逸穿过人群,扶上驾驶舱已半塌下来的门沿,却忽然不知该如何开口。

“还能试试。”

听见他的脚步,陆灯在愈骤的暴雨里出声,扶上面前的手动操纵杆,抬头望向顾庭。

顾庭将他拢在目光里,微笑起来:“好。”

说罢,他已回身转向方逸:“方组长,告诉乘客回到舱里,不论用什么办法,把自己固定好——还有,帮我和你的总部说一声,你们送来的特工不错,我就不还了。”

都到了这种时候,连特勤局都已认定他们一定活不下来,放弃了通讯和强行接触,只等坠落后再进行救援。陆淮叶的档案说不定都已被冻结封存,等待着进行死亡判定了。

方逸哑然苦笑,举起双手应了声是,快步走回甲板通知乘客,心中却也不由生出些不切实际的期望。

如果确实有希望……

雷声轰鸣,狂风终于卷碎了用以平衡的艇尾,破碎的残骸转眼消失在浓黑夜色里,观光艇飞速坠落。

主电脑已经彻底坏得不能用了,系统的能量也已耗尽,最后闪了闪就陷入休眠。

陆灯握紧操纵杆,尽全力控制着飞艇的方向,身体却在剧烈的晃动中不由趔趄,又被一双手臂紧紧护住。

顾庭紧紧揽住他,将他固定在胸口,分出只手握上去,想要一并使力,却被泛白的手反握住,掌心多出了一株嫩芽。

不是陆淮叶常用的藤蔓,顾庭认得这一株,在自己被按在船舷边当模特的时候,就是这株细嫩的藤芽把他不由分说的抱了个结实。

“种下去,我的力量就能够。”

陆淮叶抬头望着他,语义简洁。顾庭的瞳孔却忽然微凝,用力握住他的手腕。

迎上他的注视,陆淮叶却反而微笑起来,抬手将他拥住,倾身靠上去。

“我们一起冒险,你在下面接着我,然后带我去找祭坛。”

他的一只手仍稳稳按着操纵杆,温声叙述着接下来的安排,似乎全然没有考虑到其他的可能。

顾庭拥着他的手臂依然不动,陆淮叶抿了抿唇,终于抬手揽住他,倾身吻上去:“相信我。”

“……好。”

那双黑眸里闪着光,任何人都不忍心叫它黯淡下去。

轻轻点了点头,顾庭将那株嫩芽藏在掌心,留下一团血芒护持住他,握住作为缓冲的藤蔓,单手撑过操纵台,由破碎的窗户一跃而下。

血族的身体力量远比人类强悍得多,藤蔓减缓了下坠的速度,下方的森林转眼已探出枝条,将他稳稳接纳下来,一路送到地面。

顾庭紧张得心脏几乎跳动,寻到一处肥沃的土壤,将那株嫩芽埋下去。

暴雨下,森林忽然疯长。

每个人都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发生。

枝杈横生的森林飞快增粗,粗壮的主干拼成简陋的滑行轨道,枝叶陡然茂密,形成厚实的缓冲带,仿佛都在准备着探出救援和护持。

漆黑的森林被笼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微光,却丝毫不显得可怖,反而朝他们尽全力张开怀抱,用真实的躯体完成最后不知能否成功的守护。

陆灯眼中显出决绝,猛地推下操纵杆,同时按下紧急制动的闸阀。艇身骤然被强行扭转方向,驾驶舱首当其冲,勉强接入木质的滑轨,飞快俯冲下去。

摩擦转眼就令艇身剧烈发烫,却又被暴雨浇得冷透。

即使有内核在下方吸收能量,陆灯也依然能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入不敷出,护住身体的厚实血芒也在一次又一次的磕碰撞击中渐渐消耗。

顾庭在下面。

如果观光艇就这样压下去,即使是血族也难以逃生,必须要在坠毁前把艇身拦住。

陆灯用尽力气铺在紧急制动的闸阀上,强烈震荡下,眼前闪过一片白茫茫的雪花点,胸口悄然弥开血气。

再撑一下,再撑一下就跳下去。

顾庭在下面等着他,他不想再食言,他想活下去,想和对方一起去经历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事。

劲风从残破的驾驶舱不断灌进来,强悍的压力让他连移动都有些困难。陆灯咬紧下唇,尽力用痛楚拉回些许意识,从瞭望口向下查看,忽然望见一道耀眼的血芒。

那是属于血族先祖纯粹的力量形态——墨色的斗篷在风中吹得凛冽,周身笼着耀眼的血光,雨水稍一靠近就被弹开,黑雾弥漫,将一切笼罩在神秘的诱惑之下。

陆灯微笑起来,最后将制动阀卡住,纵身跃下。

周身的血芒快速消耗,冰冷的雨水已经打上面颊。驾驶舱终于在频繁的碰撞中彻底损毁,残余的艇身却仍被枝杈层叶横栏,不断减速。

残枝断叶扑簌落下,在撞击到地面之前,庞大的艇身堪堪阻住去势。

寂静一瞬。

*

特勤局转眼跟上,抓紧时间救援着获救的民众。方逸却没有丝毫好心情,纵身飞掠下残破的观光艇,脚步忽然停顿。

有越来越多的乘客涌过来,特勤局的队员试图上前疏散人群,却没有人多做理会,每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定,劫后余生的欣喜消散得无影无踪。

驾驶舱已经消失了。

那样激烈的摩擦和碰撞,不可能不留下损毁的痕迹。

被母亲领着的小姑娘抽噎起来,断断续续开口:“吸,吸血鬼哥哥……”

母亲将她抱进怀里,轻轻拍抚,眼眶也不由发红。

人群蔓开压抑的沉默。

方逸走过去,捡起一截断裂的藤蔓,在手中握了握,精心收入口袋,转身离开。

……

隐蔽的林间深处,顾庭紧揽住那具身体,心有余悸地急切查看。

只差一点。

陆灯算得精准,除了脱力就毫发无伤,枕在他臂间,迎上引人发眩的漆黑双瞳,眉眼舒开清亮笑意:“这次有奖励吗?”

“有。”

检查过全身都没落下伤口,纯血先祖终于舒了口气,扶着额头心有余悸地轻笑起来,索性也点点头,揽着他深吻下去。

“这次就很好,以后也要保持,再不准偷偷受伤了……”

唇瓣相碰,怀里的小猎物却忽然嘶地轻抽了口凉气。

“怎么了?!”

顾庭心头骤紧,黑雾旋开将人放下,俯身要去查看,却被陆灯神色微异地拦住,含混开口:“没事……”

“再说没事,就还要罚。”

眼睁睁看着观光艇坠落的感觉一点都不好,顾庭沉声开口,力道却依然弥足轻柔,握着他的手腕小心挪开,动作忽然一滞。

纯血血族的獠牙锋锐,动作又太急,一个不小心,陆灯的唇畔就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

顾·打脸·实战零分·祖宗·庭:我不活了:)

——————

o(*////▽////*)q今晚十二点之前加一章这个世界最后的甜甜甜番外呀!!

今天留言都有红包!我晚上一起发!!

【新世界预告:娱乐圈 别动,我在偷拍呢】

喜欢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请大家收藏:(www.68wenxue.com)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牛吧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最新章节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全文阅读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txt下载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牛吧文学网

猜你喜欢: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不一样的美食家精分修仙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神木挠不尽从头开始公平的报复重生甜心已上线从未如此喜欢你桑榆未晚王子病的春天小祖宗一诺千金重回一九九四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重生之踢球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陆太太是朵黑心莲(霸王爱人)别、别这样!这题超纲了十二度的甜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奶油味暗恋溺宠之绝色毒医
完本推荐: 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全文阅读裴公子,吃完请负责全文阅读东床全文阅读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全文阅读医生世家全文阅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全文阅读仙道第一小白脸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青行灯全文阅读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BOSS作死指南全文阅读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丧病大学全文阅读穿到大佬黑化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我的妻子是武媚娘魔临猛卒大讼师太初三寸人间凌天战尊嫁偶天成驸马要上天盖世双谐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永恒圣帝特种兵之战狼提取超神机械师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明天下龙皇武神嫁人还是修真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圣墟绝代名师大唐腾飞之路天才神医宠妃他从暖风来卡牌密室(重生)一品容华山中田园记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错嫁如意郎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牛吧文学网移动版 - 牛吧文学网手机站